• 2008-03-10

    惊梦之人

    对于人生的诠释,总不觉得多。刚刚有人说就像在河边垂钓,最终空手而回;有人又说,是迷途花园里的美梦,醒过来,只闻暗香残留。

    什么也不怕,就怕惊梦之人。他带着你暂时的、恍恍惚惚地走出梦境,牵着你的手,超越此刻的俗世,说:“看。”

    于是我看到了沟壑、低谷、海洋、不曾去过的森林。却,令我伤心的,是那一道永远也不可再痊愈的裂痕,那是最美,也是最伤。

    我嗜好沉睡。在沉睡中快意地跨过人生的思考,略过对黑暗的泥潭,跳过子命题带给我的困扰。

    唯独,惊梦之人,魔力太强大。  

  • 套用一句很俗气的话:世界上最可怕的病,不是带有明显病征的那些,而是明明病了自己却毫不知情。

    精神上的病征,大概属于这一种:漫漫沉沦,在漩涡里昏睡。

    是不是有点像国产惊悚电影《救命》里的女妄想狂呢?

    不过我可不是妄想狂。

    到今天才惊觉,从去年五月开始,我开始疏远人群,不会跟任何人主动联络,即便对待身边的人也充满着拒绝的情绪。

    D要跟我聊天,我会推开他,闭上眼睛;朋友要跟我讲话,我会用沉默来对待;

    面对任何邀请,心中第一个反应是摇头……

    这大半年,我变了很多,变得好孤僻,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

    我觉得自己是个骗子,曾经许诺给她的诺言,都未曾实现,而要走的人终归是走了。

  • 2007-11-23

    《我与阿狼》

    今天随手翻看一本香港市面上比较流行的小说,作者是一位年约四十五六的女性。至于她著名与否,以我对香港书市的了解,很难衡量。然而开篇的标题是《我与阿狼》,倒成了一个引子。

          说起狼,想到的自然是年轻、不务正业的男子;尤其是加上一个“阿”字,自然而然多了“痞子气”。坐在车上的我,斜躺好身子,翻开书,原来是用对话开头,说:“我”见证自己的男友与声音甜美的女友重逢之事。

      直到第四页,才惊觉,“我”不过十六岁,而那个在胳膊上刻有狼头纹身的男子,已年约二十八九了。

      原来是青春故事,很难不令人想到:“这是篇绝佳的作文,或许,每人年少时都有过。”只是,大家不太愿意讲罢了。

      那匹比较危险的狼,就在脑海的最下层奔来窜去。

      前一阵子,看到青花瓷马在博客上提及隐私的问题。那时,我心中不知道是惊、还是庆幸。

          你发现的危险越多,就越发不敢迈步子。

  • 2007-11-11

    贪念

    都说秋天的时候,应该重新思考人生。

    上一年应该得到的已然揽在怀中,而下一年则充满了茫然未知之感。

    坐在批萨店中,恍恍然与他聊起以前在学校吃饭的“递进算法”:从学子餐厅的顶层,到沁园春的小炒部;从东门的炒饭到三五、艳阳天;从肯德基到必胜客……再想到,初初到香港的时候,在人群中显得如此弱小的我们。

    一眼望去,从别人眼中看到晶莹的亮光,那是一种坚定,很难言明。

    然而,有人又说了:“你所追求的,似乎已经是‘贪念’。”

    最近思想又糊涂起来,一味只希望做好2007年最后一个半月应该做的事。

    谁能分辨得清楚:梦想与贪念,究竟有多少百分比的重合呢?

    ps:瓷盘子、牛牛、元元…………还有很多人,你们的关心我收到:),会常常找医生询问健康状况的。你们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最近有一段时间没有上来看看了,所以没有回复,不好意思~~~

  • 2007-10-20

    我回来啦!

    虽然只不过是短短四日的行程,

    居然觉得好像有一个暑假那么长,大概是因为旅途欢笑不断,而且内容丰富的缘故吧。

    这次去泰国,有个私心,就是下一次可以用更长的时间、带领好朋友到这个东南亚的国家一游。

    照片正在整理中,心情也仍旧处于极佳状态。

    虽然,虽然,假期就要结束了。

  • 2007-08-30

    fuzzy

    其实,这两天真没有心情更新博客。

    正看着一本很令人头痛的fuzzy grammar,冲好了一杯茶;

    突然听到闪闪说要我过去玩,我回复她:“好。适当的时间。”

    看着这几个字,才觉得自己慢慢变得奇怪起来。

    对于已经以心相许的朋友,似乎过多久我都会很安心;我喜欢等待某一个恰当的时间,然后打电话或者造访。看起来的确奇怪。

     爱,有时很亮,有时很暗。

  •  

    再看两年前,云南的自己。

    才发觉清淡的人更见美丽。

    而此时不同彼时。

    彼时无钱无依,只有寝室、好友;惟有胡闹、小吃……

    至于爱情,遥遥一隔,竟然纯美许多。

    于是笑容很淡,不对镜头;不知漂移到哪里去。

    前两日,电话中对朋友说,找到真实的自己。

    仿佛睡醒的人,发掘了自己对抗孤独的坚韧一面;

    如钢似铁,大有抛弃一切向前的猛劲。

    曾有人批语给我,生气地指责: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幸福。

    勇往直前,就得付出这样的代价。

    捂着头,喘气。

    想想过去的自己,可以平缓急躁的心情。

  • 2007-08-16

    舒缓神经之旅

    我想,总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年我会很倒霉.

    但是没有关系吧?

    人生的终极意义,我是分析不来的.

    总之不是做坏事,伤害别人,假惺惺,利欲熏心....

    遇见这样的人,真是没有办法.

    只是,如果我什么也没有了.

    一定要有两个朋友在身边,愿意听听我发牢骚吧.

    至少还得有个人给口饭吃吧.

    唉,起起伏伏的人生,真是没有办法.

    说这么多,是因为今天心情的确不算特别好啊.

    于是决定喝杯冻奶茶,然后开始干活

  • 2007-07-05

    平淡好

    看到大家的留言真开心。图片里的生日蛋糕不是真的吃了,只不过随便吃了块小蛋糕。

    因为别人都说吃甜食会导致皱纹很快产生的,所以当某人一定要买一个大蛋糕时,我简直觉得就是我身材的灾难。

    这个生日很平淡的过去。多好呵。

    那天还在跟牛牛说,所谓的幸福,并不是极致的快乐。因为快乐过后必定是失落的空虚。

    还是平淡好,平淡好。

    你了解我的懒惰,只会在远方的城市,淡淡地想起我。

  • 2007-06-23

    谢谢

    ……………………谢谢……………………

  •      开通这个博客的日期是2005年10月。

          不到一年的时候,开始思考这种文字发布方式。

         不可否认Tag是很有效的主题归类方式,网络也能够成为释放个体意识的载体,但不能与混乱搭上边。

         看我自己的日志,一会儿最新的是零散的心情,一会儿又是比较正经和用心的文字,似乎难以界定一个博客的风格。

         至少我自己是有分裂体存在的。

         书本至好。因为主题鲜明,罗列有致,而不仅仅是为了更新的需要。

         我需要在网上建立自己的虚幻个体,用文字、图片、影音构建自己的生活轨迹,并且贡献信息。

          杂乱就一定不是我想要的。

         于是,开通了多个博客,开始按主题来分。不为了别人看,只为了留给网络世界的自己一个清晰的思路。

         人人都有自己未能实践的人生状态,可以在网络上找到合适的生存之道。

         开通的博客中有一个是专门写故事的,在链接的“我不是我”目录下。更新两篇,以后会慢慢写。

         还有音乐和电影的,当然,也是慢慢写。 

    --------------------------------------------------------------

    今天看到一句话,来自“普普大师”,他说:“在未来,每个人都可以成名十五分钟。”

    这句话让你想到什么?

    最近不知何顾,更新博客的同学们特别少。

    只是元元和闪闪勤快。

    但闪闪的文字,看了之后让人想封笔。

    这小妮子,拿文字来犯罪了。

  • 2007-06-08

    555555555555

    今天其实是很不爽的一天。,的确可以用这个哭的表情代替我。

    没发生什么大事,可是情感世界受到重创

    先是自己一个好心保护他人的行为被朋友认为是背叛。

    (这是多大的罪啊。可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有么干,也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进而 ,脑子一片混乱,崩溃了一个多小时。

    其次,打不通一个好朋友的电话,担心得要命,饭也没有吃好。一个人在旺角乱晃。

    再次,自己做牛做马,看到某某同学在北京吃喝玩乐去了,心里那个郁闷。

    于是,去shopping。

    也该对自己好一点了吧,顺便可以在那些店铺里飙一飙粤语。

    花钱的感觉真棒,似乎这半年以来对自己太狠了一点。

    不过,败家的成果也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内容。

    买了一套西装,(嘿嘿,想不想看我穿一套西装的样子?目前为止,还没人看过吧。)

    KENZO的香水(很多牌子都试过了,所以这次买KENZO,不过不是那个什么一枝花,买的人太多了)

    一些护肤品(其实半年以来帮朋友买得多,谁能够相信,我只给自己买过一瓶爽肤水呢?)

    很多化妆的小工具。

    还有一些东西没有败回来。

    明天或者后天继续,等Mr.Du先生从北京回来,看一看我的战利品,让他当场晕过去。

    其实我自己一点都不开心。

    我觉得自己非常非常失败,的确要哭出来。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 最近几日苦练文字与思路,于是就弃博客于一边。

    认认真真写有针对性的稿子,和写博客相差太远。生怕博客的这种方式惯坏了自己,变得随意而毫无指向性,于是,有点害怕了。

    说到底,爱的还是精心锤炼,而不是随手写来的文字阿。

    也不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的小说。比如说天涯上我链过来的《不与梨花同梦》,作者的才情能够轻易掌控文字。但是,一天更新一次的方式,让原本勾人的感情发展泄了气,渐渐地人物也模糊起来。所以,网络文字的欣喜之后,是对传统写作方式的怀念。 

  • 把一年前的毕业论文翻出来,心中禁不住一阵颤抖。

    又是美酒长歌,一年时光像玻璃屋外盘旋的老鹰,稍微发一点呆,就不见踪影。

    按着胸口,那是一种很莫名其妙的紧张感。

    要再修改时,已经无从下手,只觉得这篇论文又单薄、又丰厚、又熟悉、又陌生。

    不忍再看,关闭了文档。

    那就明天开始吧。

     

    每天晚上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一边写东西,一边竖起耳朵听晚间新闻。

    刚刚听到广告中的一句话:“其他人都认为科技是冷的,我却认为科技是暖的。”

     

    这间屋子,两个人有点逼仄,一个人觉得不自在而冷清。

    以前回到家中,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叉着腰,指着他的鼻子:“把不穿的衣服丢到脏衣篓里”……

    照照镜子,其实,我真的没有那么凶。

    我只是凡事喜欢效率罢了。

     

    本来今天想奔去深圳的医院看看做鼻骨手术的他。

    想不到昨天他匆忙地走,两人都不记得我的护照被锁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而我又没有钥匙。

    于是,作罢。

    收拾了一小包东西,准备明天交给去看他的朋友,顺便帮我把抽屉钥匙拿过来,这样才可以过关。

     

    说到收拾东西,我想起了元元为她“亲爱的”收拾东西时的心情。

    那么琐碎,细腻到恨不能把自己碎化成香味的分子,连同什物一并包起来。

    这种碎的是爱;那童话故事里大起大落的情感也是爱。

    唔……,爱是这么的个人化。

  • 2007-05-03

    一天头晕晕

          昨天匆匆到港参加了会议,今天则是难得空白的一天,要为了七号的考试作准备。

         然而,不知怎么,居然一觉睡到十二点钟才醒过来。头先响起来的八点钟的手机闹钟,就在迷迷糊糊之中被我按掉了。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睁大眼睛看表,才知道,早上的时光已经“嗖!”的一声消散了。

         计划被打乱。但一夜好眠让身体的状态恢复了不少,有了某种程度的轻盈感。睡眠是可以帮助脑神经恢复记忆的,希望能够对之后的考试有所帮助吧。

         中午想自己做一点蔬菜吃。于是到楼下的惠康买了红萝卜、蔬菜、香菇以及乌冬面,准备配合韩国大酱,做一份美味又营养的乌冬汤面吃。蔬菜的味道十分不错,胡萝卜透出清甜,变成红色的汤,让我突然明白为什么罗宋汤总是红红的。但是乌冬面买得不是特别好,没有过年的时候与chary一起在家吃火锅的时候选择的乌冬劲道有弹性。

         吃饭的间隙,把洗衣机打开,洗了两大桶衣服。很爱恋地拍着它的白色机箱,真是感谢它啊,省了我那么多事。若不然,岂不是得花一天的时间在这些花花绿绿的衣服上面?

          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在这样一个自由支配的一天,可以穿着超短的裙子出门,下面是黑色的七分裤。上面紧身的蓝紫色t衫配薄的毛衣外套。又回到了任意穿衣的学生状态,感觉棒极了。不过走在校园里的时候,会担心遇到老师,看到我穿成这个样子,所以总有一点躲躲闪闪。

          香港天气不错,看到元元在博客上说襄樊下过暴雨,心中在想着武汉是不是也下雨了。而牛牛也应该是今天早上到达的上海。听说一下车就要赶着做事,希望她能在晚上好好休息。

          下午发现《学徒》(Apprentice/飞黄腾达)第八季的最后一集已经出来了,让我目睹了一个魅力强干的女强人如何在精英争夺战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大的赢家。无论是外表、口才、机智、理性管理、以及快速的判断,都是一场对于普通人而言的人生大秀。关键是,从这资本主义的残酷竞争中,你所能学到的有哪些?

          相比之下,ANTM(American next top model)打的则是观赏性的牌,网罗的是娱乐的心智,而少有启示在其中。难怪在收视率上比拼不过《学徒》,毕竟,社会与商场才是人生残酷的竞争,看到有人临渊止步,看到有人韬光养晦,看到有人惟恐天下不乱,有人暗中设局,也能看到中国古代战争时期的纵横之术在商场的绝对体现。不免心中有一番概叹。

           差不多看完的时候,他回来了。比一般打篮球的时间,居然早了一个多小时。看他坐下,拿出一张纸擦鼻子。原来是打球的时候,伤到了鼻梁骨。虽然心中有些担心他的鼻子被撞塌了,但是事已至此,就也没说话。人身不过是一副臭皮囊,怎么快乐就怎么安排吧,这些小伤痛应该也算不了什么。

           可能是因为在办公室的关系,有靠背椅的争夺、鼠标控制权的争夺,而且因为还有其他人,两人相处不免有些公式化和别扭。这些避免不了的灰色时刻,是磨损感情的大敌。重复与再重复的生活场景,把什么浓郁的东西都变得有一点淡。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今天睡得太多,都有些头晕晕,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走在路上到学校的时候,认为二十几岁的人生,像摇滚乐。大概是看到周围的朋友都已经开始了人生的大方向,而心生感触。以前那些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朋友们,现在都能够独当一面,表现出成熟稳重的气质来。恐怖的是,大家都在步向三字头的路上。

           对于时间这个东西,的确是有点心寒。大概女人比男人的感受会更加深刻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