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手指上都是纹身的男人,绝非善类。

    穿黑色西装,手背青筋纵横,却安然轻松地互握在身前。紧张与松弛并存,暗喻着十字路口的画面,更令人心里哆嗦。

     

            挺害怕抉择的。可以接受每一个决定的不完美性,却无法忍受不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哪些精彩到歇斯底里的人生。

     

            拥有这双手、以纹身代表荣耀的男人——维特森·雨果,长着一张比约翰尼·德普更阴郁的脸。下巴稍稍往前,配合薄而尖锐的嘴唇,很轻易把笑容的本质变成“暗含阴险”。他的双眼被掩藏在深陷的眼窝之中,这种“掩藏”是一种表达的含蓄与艰难,恍惚之间才能洞悉那黑色眼神中的温情与含义。

     

            很难喜欢这个“绝非善类”、阴郁晦涩的男人,如果让他去饰演《理发师陶德》里的鲜血崇拜者,绝没有德普的形象那种回旋的余地,相反,他会更倾向于在极端行为中表达疯狂。

     

            让晦涩的男人,从黑色的心灵流露潜藏的温柔,才是《巨塔杀机》的终极杀招。

    混淆了视觉与感觉的矛盾,看着那个杀气极重的纹身男,在只言片语、被眼窝的黑暗吞没的笑容中,传达出心里的暧昧,却又不得不在如钢似铁的环境中求存,一定会获得陌生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