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23

    《我与阿狼》

    今天随手翻看一本香港市面上比较流行的小说,作者是一位年约四十五六的女性。至于她著名与否,以我对香港书市的了解,很难衡量。然而开篇的标题是《我与阿狼》,倒成了一个引子。

          说起狼,想到的自然是年轻、不务正业的男子;尤其是加上一个“阿”字,自然而然多了“痞子气”。坐在车上的我,斜躺好身子,翻开书,原来是用对话开头,说:“我”见证自己的男友与声音甜美的女友重逢之事。

      直到第四页,才惊觉,“我”不过十六岁,而那个在胳膊上刻有狼头纹身的男子,已年约二十八九了。

      原来是青春故事,很难不令人想到:“这是篇绝佳的作文,或许,每人年少时都有过。”只是,大家不太愿意讲罢了。

      那匹比较危险的狼,就在脑海的最下层奔来窜去。

      前一阵子,看到青花瓷马在博客上提及隐私的问题。那时,我心中不知道是惊、还是庆幸。

          你发现的危险越多,就越发不敢迈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