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1

    想念,一点点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8040708.html

    每天晚上,对着浴室的镜子,非常粗鲁地擦干脸上的水珠;

    盯着自己的眼睛,就会突然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数千里的距离;

    飞机,一个小时;

    摇摇晃晃的巴士,一个半小时;

    装满了乡音的汽车,一个小时;

    步行,十分钟,我就到达了她的住所。

    每天晚上,恍惚之间;这旅行的过程就在脑子里重演一遍;让人觉得晕晕的,酸酸的。

    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所发生的变化;没有人的土地,在夜晚崩裂了一条细缝;

    我很忙,没有察觉。

    忙到,每一分钟都在接受信息;忙到,每一秒钟都为将来打点。似乎。

    只是,有那么一点点;隔了千里的路程,我感觉到她离我而去。

    这个事实,像一把铁质的汤匙,摆在我的白牙齿面前,我不禁有些齿冷。

     

    有一天,看到电视里,一个女人说,我永远也不会习惯失去他。

    我记下了这句话,心中感觉却并不强烈。

    因为,我想我会习惯失去她。

     

    死亡可以教会人们很多事情;过了,十多年,再次面对。

    感觉很不一样。

     

    我会想到,他们,她们都会离我而去。

    我会想到,老了的我,面对第三次死亡的我,是不是已经习惯了这些永远的离开。

    我是不是可以去一个更远的地方?

    远到自己也对时间的距离失去感觉,对空间的距离失去感觉。

     

    不知为何,昨天会突然想起很早以前的一部电影。郭富城为报社写评论专栏,有个奇怪的名字,叫“月经”;陈慧琳也为报社写稿子,栏目的名称,我不记得了。

    有一天,陈慧琳丢了一把白色底,黑色圆点的伞。她很伤心。她说,当它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不曾觉察它的存在;可是当它从这个世界消失,我开始疯狂的寻找它。电影院、垃圾桶,路边的长椅。最后,我还是失去了它。

     

    不知道灵魂是否存在,不知道,她们是否安好。

    十几年前,教室外面的那个身影,或许真的是她;

    又或许只是另外一个人的谁谁谁,留给了我刻骨铭心的错觉。

     

    有一天,一位朋友看到我的化妆包,睁大眼睛看着我,你用chanel,dior,mac……。

    那天中午,她说到,自己的爸爸妈妈看到自己学习很辛苦,非常心疼。

    那时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失去左腿的人,脸上笑着;却永远用嫉妒的眼光盯着他人的双腿。

    西班牙海鲜烩饭,与泡面,我不觉得有很大区别;

    十平米的房子,与三室两厅,我不觉得有太大的区别;

    我也不觉得,穿prada恤衫的女人,我需要羡慕。

    我只是

     

    似乎是上个月,她问我: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吃得好,穿得好……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我当时回答她,我活着是为了知识。

    然后,我们大笑。

    其实,我的确不知道答案。

    分享到:

    评论

  • 你提到的那个电影是《小亲亲》
    我上周丢了自己的伞
    也想到了这部电影里陈慧琳寻找她丢失的伞的场景

    有点好奇播主是怎样的人...
    回复暖色瞳说:
    恩?好奇博主是个怎样的人?这个问题比较奇怪。不过,谢谢你告诉我这一部电影的名字。
    2007-10-06 17:35:22
  • 傻牛牛,没有关系的阿。现在只是大家都开始忙起来了。

  • ......我想我能够了解你心中对于逝去的感受,对不起,我迟到今天才看到,才知道......现在的我,是不是活得太麻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