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21

    “非复合性”的本土运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7843059.html

    (注:引自《苹果日报》)

    做本土运动是很难的事吧(我政治冷感,还未参加过);

    如果已经被社会划分到“普罗大众”这一群,要与金融财团的前进步伐抗衡,惟有愤怒、坚持的行为才能得到新闻镜头的垂青,也惟有如此,才能成为“一件能被证明曾经发生的事。”

    皇后码头的本土运动曾运动经轰轰烈烈,甚至令带领上诉的“朱凯迪”成为运动代名词(比较有意思的是,有评论人士调侃道:话不定,有人会出来指责朱凯迪搞垮了本港的楼市……这可是大罪)。

    如果从新闻报道给予这位人物的特写镜头的帧数来看,也足以说明他的代表意义。

    保护香港为数不多的文化遗迹,是以文化发展为出发点的好事;

    在具有强烈指向性的同时,又冒犯了本土运动的太多基本的规则。

    比如,前两日,皇后码头运动最后的声音是通过往工地投掷一些写满愿望的纸飞机。

    镜头显示,花花绿绿的纸飞机摇摇摆摆地飞入工地,对于环境污染、资源浪费、增加白色垃圾等等几方面来说,的确是毫无意义的做法。也怨不得,本土运动撤离皇后码头之后,大把人对着满地狼藉叹息。

    进行本土运动,必然付出代价,尤以绝食一周的人为甚。但,与其它环保运动的冲突又的确是很难协调。如果以后的社会需要更多这样的运动去警醒高速旋转的经济机器,那民间运动组织之间的合作岂不是更重要?

    若不然,就会有好笑的事情发生:刚刚杨千桦甘当“送外卖的”,提倡大家多“堂食”,少“外卖”,以节省资源;另一厢,本土运动在皇后码头大扔漂亮的纸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