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1

    美酒长歌又一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5335705.html

    把一年前的毕业论文翻出来,心中禁不住一阵颤抖。

    又是美酒长歌,一年时光像玻璃屋外盘旋的老鹰,稍微发一点呆,就不见踪影。

    按着胸口,那是一种很莫名其妙的紧张感。

    要再修改时,已经无从下手,只觉得这篇论文又单薄、又丰厚、又熟悉、又陌生。

    不忍再看,关闭了文档。

    那就明天开始吧。

     

    每天晚上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一边写东西,一边竖起耳朵听晚间新闻。

    刚刚听到广告中的一句话:“其他人都认为科技是冷的,我却认为科技是暖的。”

     

    这间屋子,两个人有点逼仄,一个人觉得不自在而冷清。

    以前回到家中,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叉着腰,指着他的鼻子:“把不穿的衣服丢到脏衣篓里”……

    照照镜子,其实,我真的没有那么凶。

    我只是凡事喜欢效率罢了。

     

    本来今天想奔去深圳的医院看看做鼻骨手术的他。

    想不到昨天他匆忙地走,两人都不记得我的护照被锁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而我又没有钥匙。

    于是,作罢。

    收拾了一小包东西,准备明天交给去看他的朋友,顺便帮我把抽屉钥匙拿过来,这样才可以过关。

     

    说到收拾东西,我想起了元元为她“亲爱的”收拾东西时的心情。

    那么琐碎,细腻到恨不能把自己碎化成香味的分子,连同什物一并包起来。

    这种碎的是爱;那童话故事里大起大落的情感也是爱。

    唔……,爱是这么的个人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