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09

    春日迟迟飘阿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5313761.html

             出奇的一个好天气,围着披肩坐在玻璃房子里,看着蓝天上飘荡的谲幻的云彩,在楼与楼之间移阿移,转眼就掠过不见了。感觉真像是温室里的随便什么花,眼巴巴的看着窗外,如果没有一个帅得要命的小王子出现,让我看一看驾着七彩云朵的孙悟空也好啊。如此一说,同屋的KiKi瞟了我一眼,这么忙的时候,你还有空思春?让我栽倒。

            最近本来想着已经是一个光明的开始,却冒出来很多突然的事。那天,他刚换上一身“战衣”,兴冲冲跑到球场上准备大展身手之时,就上演了一场“深度撞击”的好戏,他挺身上跳,另一个人刚好垂直下落,鼻子撞倒对方坚硬的手肘,当时就鼻血泛滥。那些人纷纷拖着他去看校医,血已经留得满手都是了,那护士居然还非常“程式化”的:“请排队,等叫号。”这时才暴露出来资本主义的罪大恶极:如果看不到大笔钱甩出来,就一定会秉承公正的惯例。

          这已经算是他的年度大伤了。似乎这个学期,轮流上演类似案例。Jemmy的胳膊在打球时骨折了,打了三个月的石膏;Axel的脚受伤了,撑着两条拐杖来上课……不过,经历过风雨总是会看见彩虹,等到整理鼻骨的手术之后,应该又是一个“绝世好男”了吧。

         早上忙中偷闲,去了久未造访的天涯,在闲闲书话这一栏,发现了一个讲爱情故事的好帖《不与梨花同梦》作者真是一才女,让我感受到了少年琼瑶的风范,但又没有那么酸,带着八十年代的率直,让我一路看下来。只可惜帖子并没有写完,链在这里与大家同享,一起感受一下诗文之美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