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08

    因为爱开始读《圣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5301588.html

    大学的时侯,无意中看到一位极尽妩媚的女子发表在校报上的一篇小文,是以信仰为题。

     

    一位女子若是兼具娇柔的美貌与令人忧伤的才情,能够在大多数人懵懂的时侯说出:“你是我的信仰”那样的话,就会上升到让我仰慕的层次。其实,那时还在寝室坐着嗑瓜子的我,能够唱出张信哲细腻的情歌,却难懂感情这回事。即便是现在似乎过了热恋的阶段,也仍旧畏惧感情这个话题的深度。

     

    人性这回事,从弗洛伊德到马克思,也不过是有大量证据力挺的个人之见,它们能够贴近你的内心吗?又有多大程度能够开解感情之伤,能够与个人的情感体验做到琴瑟合鸣?这大概就是理论化的科学所难易企及的境界。

     

    于是,有了宗教和信仰这一说。在讲神明故事的时侯,带领芸芸众生探索自己内心的情感印记。佛家讲求“空”,基督教讲求“原罪”。对于我这样还在烟火气中觅食的人来说,又会觉得如果身上背负了信仰,未免也太过沉重了些。看得香港老电影多了,就不自觉向往“江湖侠义”的快意恩仇,而鲜有心情考虑对某一宗教以身相许。

     

    可是,当我遇到了一个香港的朋友,她牵着我的手,带我到基督教的聚会上去;然后是平和地谈吐,讲到她的体验与感受;其间,请恕我愚昧,并未看到耶稣基督的灵光,倒是看到她眉目间的一个“真”字。她是那种超越在社会规则之外的人,不像我,处处小心谨慎,生怕行差踏错,恰恰相反,她是有感言必发、有泪必流之人。前日,她不辞辛苦,为我送来一小本《圣经》的香港版。以诚挚的言辞告诉我,她为我所作的祈祷。那一刻,我为她认真的神情所折服。若,不是为了什么崇高伟大的信仰的名义,只是为了她的真,这本书我也是要好好看看才是。

     

    有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最后的结果并非自己的初衷;崇高的命题下隐藏的是微小的体会和感受。好比,我有一个朋友,她为着一位英俊的男同学而努力接近他的死党,还学习篮球,跳韵律操,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最后,那位据说英俊得好比吴彦祖的男同学去了英国。后来,我们一起喝茶的时侯,说起这件事来,倒并未见到她眼里的悲伤,反而用豁达欢乐的语气说:“至少我现在有了一个异性死党阿,而且身材……”,她用狡猾的眼神上下瞅瞅,“这么sexy!”两人于是笑作一团。

    哲学家喜欢讲求逻辑。可是情感、宗教与生活相同,并不是事事逻辑当道。芸芸众生恐怕人人都有随心所欲的时候,愿意跟随感觉,迈出步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