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03

    珍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5242728.html

            虽然一辈子只过了大约五分之一的时间,所流的泪却并不少。

            年轻的心灵总是比较鲜红和敏感,对于爱与痛,都能够给出十足的反应。

            仿佛弹了一曲激昂的十面埋伏,享受情感的剑锋所带来的钻心之痛。

            若此时爱过,何患年华似水,抛我到世故的境地?

     

            那天,一场梦幻般的婚宴结束,情感似乎被推到巅峰。

            手中所握的次日的机票,如同一只琴拨,虽然是残忍的拨拉,但能够看到我们的泪。一切的感情都得到充足证明的时候,我会更轻易把它存储在心中。是的,这就是我们的泪。

            这泪可不是随便哪一个。即便,你我都哭得控制不到,即便脸上精美的妆都几近花掉的时刻。

            你穿着金色的小礼服,知道我马上要走的消息,仿佛有些张皇,却暂时看不到任何奇怪的表情。

           你匆匆忙忙地,仿佛要面对突然变乱了的计划,拉着我的手走来走去。

           他走过来,你孩子似地告诉他,我要走了。

           我看不见你的脸,却能感觉到眼里转动着无奈的慌张。

           筹划了偌大的一场婚宴的你,怎会为了一个人的离去而不知所措?怎么会忘记了如何笑盈盈地送她到门口,说一番客套的话呢?你怎么就忘记了利索地离别,然后快乐自己的快乐去?

            他听了,搂着你,看着我说,多呆两天吧。

            我摇头,这一切已经不在我的决定范围之内。

           

            我们三人奇怪地走到门口,他去拦车。

            穿着金色小礼服的你,和穿着黄色裙子的我,站立在酒店的西洋柱子前面。嘴巴里说着的话,大家未必真的在听其中的意思。

            丢了自己的时候,就会这样不停地讲一番话,企图挽回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终究是觉得无助,我抱着你,你依旧是喃喃自语似地讲话,但眼泪已经从我的脸上流下。我只是紧紧地抱着你,不想让你看到我的泪。

      

             你也哭着。两个人都颤抖着。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明知道这面前的离别是那样的短,几个月而已。

            在我心里,看着你的婚宴,似乎让看着自己的妹妹有一日完美地成为新娘,成为他人的妻子。尽管,你总是会强调自己才是那个姐姐,用骄纵的表情狡黠地训斥我,而我相比你的聪明机敏,是那么地不善言辞,只会慢慢地笑着,用傻傻的语言狡辩几句。

            姐姐妹妹,只是一个称呼,我们从来没有如此称呼过对方。只是想保护一个美丽的女子,让彼此快快乐乐地渡过年轻的时光。

     

           我们互相擦着眼泪。那一刻,泪水汹涌,看着狼狈的对方,心中能够明了看不见、摸不着的感情。

           这是多么有魔力的东西。

     

           当我走上你婚宴的舞台,掩饰着颤抖的心,拿起话筒说了一番言简意赅的话。在想这番话之前,我在回忆我所知道的你。

            我们第一次认识时,感叹你如同小公主一样的美。大大的眼睛,樱桃的小嘴,可爱的心,调皮的嘴,乖巧的眼神。我们以前最津津乐道的回忆,是坐在校园路边的台阶上,一边为着军训教官的离去流眼泪,一边吃着大的鸡腿。

            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应该得到最幸福的生活,和最美丽的爱情。

     

           那天,我们站在酒店的门口,不停地流泪。因为那是如此快乐的一天,得到了爱情与友情,两颗珍珠。

           茵,祝你幸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天头晕晕 2007-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