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02

    见证爱情的旅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5233930.html

    429日到武汉,52日中午即返。

    行程紧张,加上香港五月一日期间并没有黄金周的假期,而是只过劳动节一天的假。

    所以在回到武汉之前,必须处理完相关的事务,如若不是,必定后患无穷。

    28号晚上回到家,带着shopping来的一堆东西,收拾行李,冲凉洗头,感觉有一点晕晕的忙碌与喜悦。

    这是最好朋友的婚礼。

    眼见一个美好的女人出嫁,大概是中国人心中最传统的庆典。于是,即便劳累一天,仍旧沉浸在快乐的感觉之中。

     

    这次选择了从香港机场出发。

    一个人2200元的来回机票,刚开始是觉得奢侈得不行。但一趟下来,居然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决定。

    我们买的是双程票。香港的票务服务十分周到,打电话过去订票,服务员会亲自把票送到办公室来。然后当面钱票两清。

     

    为了尽快到达,于是选择最早的一趟航班,850起飞。

    夜晚折腾到两点,才打点好一切行装。而大约五、六点钟就要出发。所以他看着电视说不睡,而我实在是在星期六太劳累了,所以到床昏昏睡去。

    那时,明珠台正在放经典的老电影。这是星期六晚上的固定节目。而且电影往往是经典之作。

    以前,习惯晚睡做夜猫子的时候,常常受惠于这档节目,比如,亚当 桑德勒的电影《婚礼歌手》让我深受感动。

    那天晚上放的片子我似乎看过了的,然而印象模糊,说不出来的熟面孔的演员以及情节。

    讲的是陪伴妻子生产的丈夫,亲眼目睹女儿的降生,也在同时必须接受妻子的离去。他嚎哭的那一刻,心中感叹人生的残忍。

    似乎之后,还有一部好片。因为我在五点被叫醒的时候,看到了好莱坞招牌影星的身影,随后一分钟的光景,就显示结束的字幕了。

    他一夜未眠。

     

    从来,没有在这么早的时候,面对香港的花花草草。

    途径的石硖尾公园,已经有了很多晨练的人。

    周围的树木还是安安静静的样子,然而鸟儿已经是在十分欢欣地叫了。由于没有阳光的燥热,没有来回的车辆。此刻才体会到“自然的音乐”是如此怡情。

     

    经过城市大学学生宿舍下的公园时,看到了三个夜归的学生,不紧不慢地走路与聊天。衬着还没有天光的景色,很容易就让我回想起曾经爬墙回宿舍的时光。

    这种超越常规的行为,真让人留恋。

     

    可是在公园之中,却听到一个人在大声地哭。

    我不确定他是在练声,或者是某种养生方法,但那种真切的一唱三叹的哭声,把每一个声音的细节都传播得清楚。

    我走到某一个方向时,这种声音震撼自己的耳膜,让人觉得阵阵寒意。

    可是,多久,我们都是偷偷地哭呢?

    有了委屈,大多数都会缩回自己的小壳,静静疗伤。

     

    在清晨等待去机场的巴士,看着橘红色的街灯对比海蓝的天空,灰白的公路对比略带雾气的绿树,十分美丽与诗意。

     

    然而,从石硖尾公园直通机场的巴士E22却让我们有望眼欲穿之感。

    终于在615的时候等到,一上车就发现楼上楼下已经坐满了人。

    大家都十分安静地继续着昨晚的睡眠感觉。

     

    幸好行李不重,用八达通拍了18元,站在前排,他扶着扶手,我靠着他。

    看着车辆在十分弯曲的高速路上穿行。

    约十分钟就要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实在是困。

     

    站着怎么也不可能睡得太沉。

    醒的时候,恰好经过青马大桥,眼见下面大面积的物流港。

    看着高耸的机械臂,整齐排列的货柜。灰白的水泥地上闪烁的指示灯。

    这井然有序的景象,让我头一次为了科技而感叹。我想到了“现代化”这三个曾经被我视为洪水猛兽的三个字。头一次感觉岛它的美。

     

    去机场的巴士,一路开得十分平稳。

    车辆十分遵守秩序。有一辆E11一直都在车前,但是大家都保持着相当的速度,也没有超车。

    这是流畅的旅程体验。

    途径一些著名的景色,比如昂坪缆车、美丽的海景……

    在海滩的边上,有一对情侣相互依靠而坐,还说着悄悄话。

    这是七点钟的时刻,我所未能想见的浪漫事件了。

     

    这躺巴士大约7点的时刻到了机场的候机楼下。

    可能是因为早上出门吹了风的关系,临下车觉得十分不舒服。

    几乎是奔下车,就蹲在地上,要缓一缓才能恢复到自然的状态。

    令他又急又气,因为我总是会在旅途的过程中出现一些异常的情况。

    记得第一次去北京度暑假,就是买了N多的零食,在火车上“练摊”,结果肠胃炎病发,还惊动了列车长,让我免费由硬座升级到了卧铺。

    我想,这件事情给他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大约过了五分钟,状态有所恢复。

    于是,两人一起步入美丽的候机楼。

    恩,旅程开始了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补说 2007-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