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10

    恋恋风城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4727112.html

     

    当暮色来临,暗色的光影挟持着浓厚的雾气,贴近城市的面庞。

    于是,城市开了灯,汽车前后开始有闪烁的光。

    行人的眼睛飘向这座坚硬的城市,放开心底里暧昧的思绪,随着天桥上的拉唱艺人,走向远方。

    准点时刻的高峰与忙碌成群消散,仿佛僵持了太久的琴弦,在最后的时刻任音符如水珠般四溅。

    人们,人们,他们各自回家。

    这夜来的节奏,比真的睡眠更让人觉得惊心,并且分外地靠近自己的灵魂。在某瞬间会突然察觉,自己的灵魂在夜晚才开始发出幽蓝的光芒。迥然异于日间的惨白。

    过海的隧道吞噬了海面的踪影。

    奔腾跳跃的小马径自走向了跑马场的高级饲养栏。

    今日星期几?跑马节目是否上演中?

    于是,大海不见了,露出铁灰色的森林。

    它们睁大着自己的眼睛。

    有风,是的,有一阵风搂抱着浓厚的灰色从城市的天桥上掠过,微微歪斜了拉唱艺人的曲调。他的心儿只顾着歌唱,眼睛看不到远方,而路过的面容,自顾自地闪烁着蓝色的光芒。

    隧道的那一头,是什么呢?

    白色的头灯好比茫然,红色的尾灯就是不安。一边,是一粒粒亮到消散的文字;另一边,是手术中跳动的心电图显示。

    穿过隧道的时候,我会知道自己正穿过海的心脏,因为,风会变凉,会像海的诗句,它们是微小的冰凉水粒子,轻轻地降落在我蓝色的光之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惊梦之人 2008-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