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17

    记忆的房间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3850098.html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63734394.jpg——恐惧住在爱情的隔壁。

        闹钟掉落在深红色的实木地板上,米老鼠的耳朵都被摔掉了。

     

      莫名,满头是汗地坐在床上,拥着厚实的空调被,深深地喘气。

      梦,是的,是梦啊。

     

      可是,为什么会梦见他呢?

      韩礼德

     

      莫名把头靠在冰凉的墙壁上。

    深紫色的窗帘外面,是还在沉睡的都市。

    能够想象街道上,是随着立冬之后清劲的风,飘摇不定的凤凰木。

      

      当韩礼德牵着莫名的手,走在路上的时候,他突然说:“这样看过去,凤凰木好像一大片绿色的云啊。”

    莫名当时穿着白色的运动衫,“扑哧”一下捂着嘴就笑了。

    似乎这样文绉绉的话,本不应该从他嘴里蹦出来。

    要知道,韩礼德,可是正儿八经的物理专业出身阿。

     

      当初,一个微不足道的笑话,却也能深深地刻在心里。

    “我八成是疯了。”

    莫名摔开床上的被子,赤脚跳到地板上,到厨房去拿水喝。

     

      冰箱里散发着橙色的光;银色手链上的方形吊坠,不经意敲打着玻璃杯。

      “叮叮”的声音,那么清脆,她差一点掉下眼泪来。

      爱情。

     

      莫名站在黑暗里,慢慢地喝掉了两大杯冰水,还顺手倒了一杯,准备放在床头柜上。

      她按下卧室墙壁上的吊灯按钮。

     

      旋即,杯子落在了地板上,冰水溅了一地。

      还有一些清冽的水,弯弯曲曲,向床脚爬去。

    在那蓝色碎花床单的边角上,赫然是三个血的脚印,向床的内里延伸。

    而在莫名最喜爱的碎花靠枕上面,居然有一缕长长的黑发……

     

    “阿——”,

    剧烈的心跳,几乎让莫名昏厥过去。

    她脚步蹒跚地退回到厨房,卷缩在柜子的一角,拿起手提电话,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阿彦,救救我,救救我,我害怕……”,

    莫名恐惧地盯着卧室,留着眼泪,早已经是语无伦次了。

    分享到:

    评论

  • 我的意思是Lisa是个被操纵的人偶?不然她那根拍不掉的头发是什么东东?我猜的,你继续创作!
  • 流汗阿流汗,我也不是故意要搞这样一截一截的,才艺有限,才疏学浅,江郎才尽……只能这样子来了。元元,Lisa和人偶,不是同一个人哦。青瓷花马同学,我是要改自己的名阿,而不是要改故事里的人的名阿。我不是觉得你们看这个故事有什么恐怖的,而是,当我用自己的名字写一些“尸体”阿,血阿,鬼啊,我觉得恐怖啊…………流汗阿流汗……
  • Lisa是不是人偶?傀儡?那根拍不掉的头发是根牵引她的线?这样理解会不会很肤浅?你什么时候写完全文?我在通读一遍,因为我IQ有限,所以对连载故事向来很难理解,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