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16

    记忆的房间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3846527.html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63684856.jpg——记忆很锋利。

    灯光好昏暗。星期日的学校,人就是比平日少一些。

    坐在食堂的窗台边上,桌子是深深的蓝。

    莫名一边喝下午茶,一边看着窗外的绿油油的树叶。

    今天是一个雨天呢,莫名想,太阳也不见出来了。

     

    三点钟的时候,莫名站在大学站的E出口。

    远远地看见Lisa走过来,依旧穿一身白色西服套装,头发整齐地披在肩上。

     

    “嗨,Lisa。”

    “莫名,等了好久了吗?过海隧道总是堵车,尤其是星期日,仿佛全香港的人,都出门逛街吃饭了。你知道的,对不?”她甜甜地笑了。

     

    莫名看到她的笑容时,心里像被灌进了奇异的化学物质。

    这笑,有点熟悉,有点陌生。

    Lisa,今天我们是……?”

     

    “你去过澳门的船园酒家吗?到澳门吃葡国菜必去之地阿。”

    去澳门?!!!”莫名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不是啦!在香港也有一家不错的店,算是吃葡国菜的第二选择了阿,呵呵。恰好,我们可以谈谈游戏情节的问题。”

    “厄,等等,”莫名拉过Lisa的手臂,“你衣服上有根好长的头发哟。”

    说罢,她伸手去拍,可是,她发现,那根头发怎么也拍不掉。

    Lisa一把抓住她的手,“别弄了,管它的。”

     

    秋天的大学站,人居然是那么的少。莫名看了一看四周,觉得一阵头痛,之后,便昏眩起来。

     

    Lisa,我们去哪里啊?”莫名觉得自己一直被Lisa拉着走。

    “到了阿。”

     

     莫名还没有缓过神来,便觉得身后伸过一双瘦骨嶙峋的手来,抓住自己的腰部,用力往下一推。她甚至感觉到长长的指甲都刺破了自己的皮肤

    Lisa!”她还未来得及叫,头就已经撞在了地上。

     

    “砰”的巨响,释放了脑袋里的蜂巢,“嗡,嗡,嗡……攻占了所有的知觉。

     

     

    脸边上,凉凉的。

    一滴、两滴,浓稠的东西落在莫名的脸上。

    头发也痒痒、湿湿的,似乎有小虫在里面细细簌簌地动。

    她用手摸过去,放到眼前,是

    可是……

     

    这是什么地方?

    四周都是血,都是流着血的尸体。尸体流出来的血,又浸泡着尸体。

    自己的裙子也都变得深红深红,粘在身上,散发一股腥味。

     

    不可能。一定是在做梦,一定。

    莫名摸着自己的头,颤抖着站起来。

    头愈发地痛了,好像要裂开一样。

    她突然看见了Lisa倒在前面的地方,等她跑到跟前,那一团白影又消失了。

     

    一定是做噩梦了,是的。

    从通道的深处,传来声响,好像有人在撞着什么,并且从那个方向,还透着白白的光。

    那就是出口了,是的,走过去,梦就醒了。

     

    莫名强撑着昏昏欲坠的身体,吸满了血的裙子显得格外的重。

    她看到走廊的尽头,不是出路,而是一块厚重的磨砂玻璃。

    后面一个黑黑的人影,拍打着玻璃,好像要过来,嘴里一边喊着什么。

    等等!

    他在叫,莫名。我的名字?

     

    他是谁?

    我认识他的,我知道他的声音。

     

    “韩礼德,是你吗?是你吗?”

    莫名的叫声在走廊里回响,可是玻璃后面的人却听不见,依然使劲拍打着玻璃,叫着莫名的名字。

     

    莫名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脚浸在血水里,透心的冰凉和粘稠。

    一双尖瘦的双手,掐住了莫名的脖子,指甲陷在肉里。

    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