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4

    《湖心亭赏雪》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3572415.html

    是日,偶遇张岱之小品文集《陶庵梦忆》,择其中一文《湖心亭赏雪》,默然读之。

    喜其孤绝高傲。夜间,独拿一小舟,前往西湖赏雪。

    “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中影子,唯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每逢年末,或有赏雪之事,往往是春节之欢盛时刻,四周焰火繁复,虽另有一番景致,却不曾遥想,空茫茫唯我一人,荡舟湖上之景象。

    张岱不止如此,人倒是愈发的“痴”,夜间前往西湖赏雪,拥毳衣炉火,乘小舟一叶。

    阅其生平描述,言,“清之后入山隐居,著书而终。”如此简短字句,也就把后半生言尽了。其小传,开头说道,功名耶落空?富贵耶如梦?“著书二十年耶而仅堪覆瓮?”此言虽有不平愤愤之气,却终究是著书而终的。

        来香港许久,沾染都市浮华之气,病之。今读至此文,心有慨叹。
    分享到:

    评论

  • 想起《世说新语》上的一句:“晋简文帝入华园林,顾谓左右曰:会心处,不必在远。”

    换个心情看世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