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1

    Beijing Tonight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3545725.html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60578883.jpg

    ~There are nine million bicycles in Beijing~

    …………

    这是我今晚所收到的新歌的第一句,一个细的女声用英文唱到北京。

     

    大概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阵子,冒出些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想法。不管此刻的你,是在异地、在故乡,是和很多人一起,还是就像我这样,一个人。

     

    我想到了北京,街头上很多自行车的北京。

     

    想到了他家那辆很破很破的自行车,我坐在后头,吹着秋天的风。

    我们晚上骑自行车在中关村的街头转来转去,我们去借碟,我们经过了很多很多的大排档,那些白色的塑胶桌子上,全部是明晃晃的扎啤。

    我们骑着那辆破自行车去北航上新东方的课,每走到火车铁轨处,还要把车搬过去。

    还想起了北京的鸡蛋煎饼(我想瓷盘子是不是已经吃腻了?)。

    那辆自行车后来还是被偷了。

     

    写这首歌的词人,知道北京有九百万的自行车,可是却不知道北京自行车的地下流通规则。

    曾经属于我们的那辆,它是不是已经变了废铁?毕竟三年过去了。

     

    我想起了在北京读书的瓷盘子,她的寝室我是去过一次的。

    她是不是还在捣弄她的“百种鸡蛋烹调法”?还是已经改了主题,去“折腾”番茄?

    不过,她最近好像十分十分地繁忙起来,如果手上不忙,那也肯定是心忙。

    她的模样,有变吗?

     

    每当我离开一个朋友一段时间,我总是希望能够在脑子里拼出她现在的样子。

    额前可有一缕头发搭下来?穿的什么样的衣服?现在正在做什么?

       

    猫猫,在武汉,前一段时间烫了头发。似乎还记得,她的确说过,等到工作,就去烫个卷发,会成熟点。

    而我还记得,有一年的冬天,我认识她不久,看见她站在学校的超市前面,穿着一件艾格的红呢子大衣,下面是深蓝色的牛仔裤,配有跟的漂亮鞋子。

    头发正是一头齐肩的卷。

    只不过,现在做老师了,比以前的作息还要规律。

    以前的她,九点多钟就拎着盆盆桶桶去把自己洗干净,然后用痱子粉把自己扑得满身都是,走到我寝室来。

     

    写着写着,发觉自己欠下了一大笔的债。

    上个月,还打电话跟lily说了自己要写些什么,到现在却并没有开头。

     

    在北京的还有一人,就是我不认识的巫师,说了要到簋街去吃火锅的……

     

    牛牛还在上海,和楼底下的小狗正试图取得和平协议,不过好像没有什么进展,虽然已经送出去了很多个鸡蛋;

    她也剪了短发。

    (为什么大家最近都剪头发?哦,秋天,理发店的旺季来了。)

    配上坏坏的笑容会是什么样子呢?

     

    元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深圳,她上次在QQ上都无暇同我聊天,因为“骂人把眼睛都骂花了”,好经典的形容词,对不对?

    当晚,我听了这句话还笑了的。

     

    十点四十八分,听歌的莫名。

    下一首歌的第一句,钢琴声声的节奏之后,恣意的女歌手,唱:“~these blue shoes~”。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号,是谁穿着蓝色的鞋子呢?

    分享到:

    评论

  • 现在这个风气不好了啊,谁都喜欢改自己的名字了啊,连名字里和我重了仨字儿的瓷盘子也改名儿了啊
  • 认识的,认识的。原来你也喜欢痱子粉,还喜欢把痱子粉扑得满身都是,那看来下次你过生日,我要送你一盒才行了呢,哈哈。
  • 我要认识这位猫猫!!!我认识么?我喜欢痱子粉啊!改天我也扑一身,从澡堂荡回寝室去嘿嘿。
  • 她是什么人都宣传这个痱子粉啊!呵呵
  • 其实我觉得更搞笑的是,猫猫她不仅自己爱扑痱子粉,而且还鼓动我去扑,结果每天都看到这样的两个人在七楼晃来晃去。我认识她的第一个生日,她送了我一盒强生的痱子粉,还有维尼抱枕(拿到北京去了)。这个生日礼物,真的很特别。
  • 呵呵,是说过。我还记得在你们学校食堂的餐厅吃饭,当晚的牛肉,好大好大片……“北影牛肉大如席”……
  • 学校的煎饼已经吃腻了,换学校旁边一家超市的来吃。还记得你给我说过和David分吃一个煎饼的故事。
  • 沙发,倍儿滋润!

    看到写猫猫的那段,我笑个不停。“以前的她,九点多钟就拎着盆盆桶桶去把自己洗干净,然后用痱子粉把自己扑得满身都是,走到我寝室来。”太形象啦,我想起来就想笑,哈哈哈

    戮力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