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07

    站在废墟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3504295.html

    The 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是BBR一首歌的名字,作为QQ的签名档太久了,以致于我会想,是不是该换一下。

    终究是没有换。

    故事的开始在废墟,结尾也必然是。

     

    一个少有的预感,从疲惫不堪的脑子里跳出来。

    它告诉我,很多年后,还会回到自己起步的地方。

     

    有位老师,很严肃地说:“我生平最敏感的几个词——也就是绝对不喜欢出现在文章里的——就是“对”、“错”、“好”、“坏”。

    我以前也如此开导过自己,用这样子的方法思考问题。

    最后却发现这样子看似超脱,只不过是一杯加了柠檬的红茶,去了一点涩味,加了一点不俗的新鲜感。

    是比较容易入口。

     

    也有一位朋友,向我介绍了爱情里面的“鸡兔同笼”问题。

    她说,当单纯的数鸡或者单纯地数兔的时候,会很简单;当你把它们关到一个笼子里,问题就会很复杂;在恋爱之中,对伴侣提出的要求各式各样,没有一个focus,这便是“鸡兔同笼”。

    在我看来,把鸡和兔关在一个笼子里本来就是不妥的做法。

     

    还有一个什么概念来着?“逐量递减”。

    好像用过了一两年的笔记本电池,用到中途,显示尚余两个小时的电量,实际上只不过剩下二十分钟而已。

    我的笔记本没有如此,它依然如常地坚强和忠实,这种不言不语的等待让我感动,可是也只不过是时候未到。

     

    几年前,还在“研城”的时候,花姐姐的电脑崩盘了,她写了一篇纪念硬盘的文章,字字句句都满是伤感。

    当初我不曾理解,也没有细细去读那篇文章,而今才深刻体会到那痛。

    电脑硬盘装的,根本就是自己的一颗心。

    你的日记,你的努力,你的不开心,你的开心,你的现在和过去,全都是你存在的痕迹。

    它陪伴你,默默记录起一切。

     

    朋友家的豆豆走失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虽然知道一只狗的寿命只是那么多年,他终究会提前离开。可是当它还在的时候,就永远觉得那一天还很远,很远。

    其实事情的发生,就是那么干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