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31

    敲敲我的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3199924.html

    今天晚上,一个人翻着《after17》的7月号,听着里面音乐叮叮咚咚,迅速干掉了一个玉米,在网路上遇见了一个人。

    他是我的初中同学。我们之间的谈话止于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和我推荐的一部电影。然后……五年没有联系过。

    现在想,五年是多么漫长的日子。

    而五年前也才到自己读本科的时候,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远,怎么一下子就过了五年呢?

     

    无聊的谈话被我的冷淡,调味得十分尴尬。

    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因为那个奇怪的问题,不再理会这个人。想不到,他顿了一小段时间,说:“我看了那部电影。”

    瞬间有点慌乱。

    这种直接切入的谈话方式,逼迫我在半秒钟内思考如何圆滑地应对。

     

    其实也没有什么?

    一直斤斤计较的一道门槛,原来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高。

    只是时间的问题。

     

    剪了新发型之后的一个月,性格居然变了很多。

    连着三天的时间,会在下午喝一杯热咖啡,才会自信满满地开始社交事务,比如出席群体活动,比如听一个seminar

     

    前天是关于American National Corpus的一个seminar。并不是我熟悉的范围,实际上是一个美国语言文字的数据库的建立,基于对几个语言数据库的不足之处而提出建立,其中就有BNCBritish National Corpus)。

    涉及到太多的计算机技术层面,各种文本编码方似乎的使用,以及客户端的技术建构。在我这个外行人看来,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该教授没有给予太多说明,就是如何定义

    Native American”? 华裔美国人算不算?黑人算不算?美国本来就是一个移民国家。

     

    昨天傍晚是研讨会,心虚得厉害,半夜三点还没睡。主要是身份问题,这个program第一次招收non-local,加上我只有5non-local,那种感觉,可想而知。

     

    今天的seminar却放弃了参加,兴匆匆跑去游泳。在浅水区扑腾了一个半小时………………唉,D说,让我回去看看游泳教学片。看我在那里游,他都觉得累得慌。

     

    从西安回来的这一段时间,用写游记的方式折磨自己的记忆力,也折磨一下他人的视觉。

    把时间的头按在半个月前的旅行里,这感觉多么安全。

     

    和初中同学聊天有些痛苦。我们是如此不同的一类人。

    我不问他的近况,也不准他问我的近况;没有共同的语言氛围;话头总是被扼杀在言语的误解里,然而也会起死回生。即便如此,这逻辑奇怪的谈话也维持了一个多小时。

    某种程度上,他给了我一个自己和自己聊天的机会。不知道他的体会是如何。

     

    有一首歌很适合今天晚上听,《敲敲我的头》。

    敲敲敲敲我的头

            看看它是不是有用   

    最近二十个年头

    到底做了什么

    你快告诉我

    敲敲敲敲我的头

    敲敲敲敲我的头

    看看有没有进步很多

    一个不小心

    掉进生活的漩涡

    全部都搞错

    敲敲敲敲他的头

    看看他打算活多久

    ……

    分享到:

    评论

  • 我在上海,你在干嘛?……

    我现在也想把自己的头敲破,因为写不出来几篇破新闻稿……哇哇
  • 呵,我最近一直在敲头了
  • 咩意思?
  • 立方体充满力量的穿插更能让时间永恒,简单的,疯狂的,深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