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11

    Fly, 夜读及其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3031930.html

    明天,就要坐上到西安的飞机,透过舷窗看看窗外各形各状的云彩,顺便遥想一下哪一朵云像粘满了巧克力糖酱的多纳圈,哪一朵又像海豚。

    不知道,一段旅行对于我,究竟是怎么样的意义?

    是不是为自己开脱一些事情,忘掉一些事情,进而才可以好好的开始一些事情呢?

    脑子还不太清楚。

    昨晚不能入眠,翻看《湖滨散记》到凌晨四点多。

    身体不适,把空调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耳朵里听着一个收音机的节目,叫“一个故事一首歌”。于是听了很多人的爱情故事。看看身边睡熟的他。

    手中的《湖滨散记》的译本来自台湾,且是精选集。梭罗的文字是好的,思想能够让人平宁心境,却也容易让看书的你陷入到不可自拔的怪圈。既然人世荒唐,我又避不开人世,那岂不是颇让人绝望了。

    或者有人会说,那便向梭罗一样找一块人间净土归隐了罢。如若寻净土不获,那就隐于闹市,日日书香环绕,避开“物竞天择”,“替金字塔上层的人卖命打工”。

    梭罗一生未婚,于二十三岁时春心大动,向一女子求婚被拒;二十八岁之后,搬到麻省的瓦尔登湖过上了为期两年零两个月的隐居生活。那一位无名的女子未必是梭罗想去隐居的原因之一,但是她的拒婚无疑间接促成了《湖滨散记》的问世。试想,梭罗如若带着家世一起去隐居了,每天衣食住行之事,就不是“一人吃饱,全家吃饱”那样简单了。

    所以说,梭罗能够道出《民生论》里超脱凡俗的诸多道理,不得不感谢瓦尔登湖边上诗意的孤独。

    这个精选集的序言有多篇,都来自台湾美籍著名人士,有文学学者、社会学者、企业学家等等,序言各有所主旨。私以为竟然比译著本身精彩。

    有人赞叹这个译本洋溢着现代气息。文章之中常常跳出诸如“上网”“指标”“原住民”之类的词句来,可以肯定,梭罗在世也一定认不出自己的文章了。“原住民”?这种只有台湾才会用到的称呼居然拿来称呼英国的乡村人士,岂不是在翻译选词上也太不谨慎了?

    台湾的风格恐怕就是如此?轻松有余,然而太过夸张。

    每晚看《东森新闻报道》,都觉得台湾政坛颇乱(虽然中国也不见得好到那里去了),每天都会有政要在摄像机面前吵架。

    前几日是阿扁女婿赵建民贪污大案。

    近日,阿扁四面楚歌,遭到审计局的逼问,说是让他在一个月之内,自动离职好了,要不然就会动员“全民秋决”……

    让我流汗不已的是,审计局的头目接受新闻采访时说:“陈水扁,你要一个人在那边玩大便……”我听了之后,大晕,这等谈吐和言词是在台湾政要的讲话之中常常出现的。

    唉,前几日,在《明报月刊》封面还看到一个新词“后扁时代”,颇有意思。

    虽然由台译的《湖滨散记》起,发了一大通牢骚,却因为梭罗的款款言语,把焦灼的心境放了个轻缓。仿佛深夜与友人畅谈。

    凌晨五点,才昏昏睡去也。

    今日,去到Festival walk,为身上穿了好久的牛仔裤添了两个新伙伴,买了两件上衣,这应该算是我的年度shopping,花去了约500大洋。本来昨日,试过levis 的新款牛仔裤,一条就599大元,因夜受梭罗教诲,放弃了奢侈的决定。若不是实在缺裤子穿,想连买了这些都是要忏悔的。

    12日,就出发了,夜晚七点许,到达西安,沿路情形,找到机会定详细汇报一番。

    祝我一路顺风,有个好心情 *_* 另外,我真的好爱你们。

    分享到:

    评论

  • 寻净土不获也就罢了,寻隐者不遇才是真的郁闷.

    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看来又是只能留到回家给大黄说了
  • 木鱼同学,你来拉,高兴高兴。这个名字你是你的叫法,现在写下来,感觉痒痒的,嘻,不过你叫得很好听是真。
  • 好怀念能够伴着书本入睡,而没有人会催促关灯的日子。
  • 能fly,能夜读,都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