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31

    蜗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2949484.html

    港城的大雨持续几日,气温凉爽。

    夜间于南山苑的W家小饮——从飞机上带下来的小瓶装红酒,于深夜一点摇晃出门,路遇一只巨型的蜗牛,比一只小型的富士苹果大。

    我想起了那首叫《呱牛》的歌,在心中禁不住得意地哼哼。

    拿起雨伞,用铁头去碰碰它的壳,它纹丝不动。

    这只蜗牛的姿态十分抒情,在一个瓢泼大雨之后,沐浴着清凉的热带季候风,沿着马路牙子散步。

    我说:“蜗牛阿蜗牛,你怎么长得这个大个儿,不怕被人拿去吃了莫?”

    那只蜗牛躲进壳里回答我:“夜半一点能够在偏僻的路上遇见我的,不是匆匆去做营生勾当的,就是醉醺醺的,如若还剩下一种,就是一定是喜欢乱抒情的学生,”

    它伸出两只触角来,朝天空晃了晃:“他们总是对什么都怀着一股子盲目的好意,即便是一个毫不相干的生物,也能够作出一篇抒情的散文来。”

    “哦?大抵我今晚回去是要写千把字的散文的,我恰巧就是酸腐气十足的学生呢。”

    蜗牛,十分不屑,把我撇在身后:“除了写个把散文,那养尊处优的手和心也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我拿出伞柄粗鲁地撮撮它,显然生气了,“那就是说,抓住你,卖给别人做红酒局蜗牛,那才真是好极了。”

    “不是,不是。试问,谁愿意买单个的蜗牛,到最后,你也是无可奈何地放了我。这世界样样都要讲规模,看你这满身的酸腐气,也决然没有办法做成什么大事,至多抒个情,写个字,了此一生。”

    我沮丧不已,这酒后的夜晚,遭到一只蜗牛的排遣,看着它昂然向前缓慢地走去。

    “你既然是如此这般地慢吞吞,干什么又讲话如此尖酸刻薄?”

    “慢吞吞?在蜗牛的世界里,没有人类慢吞吞的概念。恐怕在速度上心虚的那个人是你。你精疲力竭却未必赶得上变化的速度。尽管我是只微不足道的蜗牛,抵抗不住你的一脚,可是,我却和我的世界匀速行驶。甚至连突如其来的好运或霉运,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

    一辆夜半的出租汽车从黑色的柏油马路上驶过,在雨后的天气里,并未留下什么烟尘。

    我看看表,凌晨一点三十分。“我得走了,蜗牛。”

    它依旧沿着马路牙子,缓慢前行,“记住,不要再看那些个南瓜马车的故事,如果真行得通,我就该变成个神奇的什么东西、神阿之类,可是你看,我依然还是只散步的蜗牛。”

    …………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54953541.jpg

    分享到:

    评论

  • 笑到喷~恰,小时绰号之一,便是蜗牛。。
  • 哈哈,的确是,多谢你告诉我,要不然我都注意不到呢!
  • 丹,我的日志回来了,你发布重建一下也应该没问题了。
  • 喜欢你的文字 也喜欢那背后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