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20

    模糊记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2309364.html

    已经太久没有抒情。

    中午去午饭的路上,居然看到颓废的猫猫。

    站到她面前,才恍然发觉我。

    嗨。

    白色的Mp3机里头晃荡的歌是哪一首呢?

    红薯妹妹又来武汉一游了。

    来去匆忙。

    本来是我从家中回到武汉之前,她来看我。

    突然就决定与我同行。

    我羡慕这种,身揣二百元钱就坦荡旅行的日子。

    不懂的武汉的城市凶猛,天气炙热,寝室里郁闷的空气,一味做坐到两点看犬夜叉的动漫。

    然而,这样的动漫学博士是一个月就可以修满。

    是否如同我们读书的路这般无期。

    恍然的日子。

    博客上居然有很多离别。

    明日,我离开武汉前往HK

    此行的结局是悲或喜,尚没有任何预兆。

    总是有人夸我,理性,有主见,有能力之类云云。

    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所有这些优点全部都败在不满足的陷阱里。

    Lily,去了拓展训练营。

    她一向不爱这个,告诉我有电网,甚至没有人身安全的保障。

    电话这头的我,然而,有些向往。

    我喜欢运动,汗水,辛苦之类,体力的透支是最简单的工程。

    我相信,这个拓展训练,不会如大眼睛的她口中所说的那么恐怖。

    一切都会过去的。

    18号晚上起风。

    我很少能够把细节和日期同时记得清楚。

    她发条短信给我,说,我要好好珍惜爱情、婚姻。

    我要知足。

    打个电话过去。

    风在话筒边一阵的萧萧声。

    我以为我们很近。

    有人能认真地回答我人生的意义,这是很需要勇气的行为。

    在回答的过程里,你一定又把自己的人生询问了一遍。

    这是慢性中毒的过程,千万不要有连锁性的疑惑,在别人的心中产生。

    告别,告别。

    说完了春天,又快到与夏天挥手的时刻。

    明天出行前的约会都已经排满。

    于是晚上,叫上高高和妞妞出东门去买吃的。

    看到什么吃什么,先把热量公式抛到脑后,也不提剩下还有多少天的日子。

    那条老路走了好多年。

    爱情来去。

    友情交错。

    她们都笑我,其实,留在这条路上的脚印并不如她们多的。

    没错。

    我喜欢用模糊印象记事。

    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记住她们两人的生日。

    也不记得,上次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了。

    我记得妞妞爱吃丸子,高高很细心。

    ……

     越往上走,竞争越残酷。

    我无法理性地记叙高高从昨天到今天到底流了多少眼泪。

    晚上睡觉之前,还拿着手绢;打电话的时候,强力遏制的颤音。

    要不要歌颂一下坚强的限度呢?

    保持沉默是读书人的美德。

    自以为高尚的学识头脑,健康地融合了哲学大师思想精粹的人生观。

    既没有向小乡镇的无知小孩一样过完阶梯性的几件人生大事,也没有能够成为理想中的大学者。

    课程修完,唯独差一个社会规则的学分。

    我们的灿烂的卑微的理想。 

    分享到:

    评论

  • 我就没有什么好期待了,看完这段文字有些郁闷,想死
  • 有一句很窝心的话,如果我爱你,就不应该和你讨论这个问题。呵呵,算了。我喜欢读你的看电影心得,好好写,算是我几分之几的期待。
  • 我已经不敢再问和回答那些关于意义的问题了,日子总是会继续蔓延,不过等待新一天来的时候按它规定的那个方向走而已——是不是有点颓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