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5

    风入松女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2134132.html

    她坐在风入松看书。每个星期四下午都来。

    喜欢穿白色的小羊皮平底鞋,背一只宽敞的大包,里面装着各式的东西。

    人群从窗外走过,就可以轻易看见她,一头黑色的卷发低着,读一本霍尔的文化研究范式。偶尔在那本亮蓝色皮子的笔记本上写几行字,手中的笔是hello kitty的,粉色,手表也是粉色。或许,是担心被霍尔的沉重的理论淹没,因而,在自己的生活里发展了另外Q型的一面。

    她的名字叫Chary,胸前挂着一条银色的链子弯弯曲曲写着她的英文名。把自己的名字挂在胸前,大概是由《欲望都市》里凯瑞的那条金色的项链开始,让陌生的人一眼看过,就能在心底轻轻读一遍你的名字。或者,这也源于另外一个东方化的传说,希望有一天你走在街上,突然之间有一个男子因为这个名字以及行走的印象而找到你,你不一定会接受他,与他白头到老,可是却会因为这个时刻而感到莫名的幸福。

    在风入松这一家安静的书店,自然有过与爱情相关的事。

    康就曾经要求过佳希,为他传去一张字条,是从一本书的背面撕下来的蓝色三角形。

    佳希接到这个任务,看了一眼带着一幅黑框眼镜的余康,说:“如果不成功,你就是在风入松出现的‘骚客’。”

    余康拱拱肩膀,“那我等她回家”。

    Chary不会轻易接受陌生人的邀请,佳希知道,因为她从未在风入松翻看过不是“沉重的理论”的书籍,而且,这种坚韧的已经持续两年的习惯,让来往于此的男子都知道,若然自己沟通失败,就不太好意思再来这家书店见到她。

    只有一个男子是例外的,他偶尔会来和chary一起看书。来的时候,手上或者拿着一杯香味浓郁的espresso,或者是一瓶纯净水。他一定是和chary很熟悉的,佳希想,一个男子如此明白对面的人的喜好,又能做到无声无息,大抵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却应该是一个未开始或已完结的爱情故事。

    311日”,佳希在日记本上写,“余康在风入松对面的街角,等chary回家。他爱上她了吗?”

    她看见余康先去星巴克买了一杯espresso,然后站在门口等待chary走过天桥。

    佳希曾经很多次希望自己能够不明就里的被一个男人如此喜爱、等待,加上温情得像咖啡一样香浓的默默的爱恋,可是,她也曾经笑过自己,既然希望自己不明就里的被爱,那又为何未因自己从未感受过而黯然?

    余康看见chary背这灰色暗花的单肩大包从自己面前走过,她大概是不会注意这个靠在墙边喝咖啡的黑框眼镜男子,而是专注地调节手中的I pod

    北方的风吹过来,chary的有些肉感但是十分可爱的脸颊让余康想起了小时候吃过的棉花糖。

    他没有上前去搭话,站在原地安静地把咖啡喝完,跳上了67路公共汽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