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08

    淡淡来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2021841.html

    到了香港,一定会开始回忆武汉的点滴。

    没什么可非议的,我本是健忘的人,却也有记性极好的时候。

                                      

    中午在寝室煮银耳喝,咕嘟嘟的植物性胶原蛋白发出柔和的香味。

    我们围在锅边,不知怎么开始讨论读大学之前的种种不听话。

    既然现在还算是个好人,过去羞于启齿的事居然也能堂而皇之地被讲出口。

    是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学生。

    尤其是数学。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不写家庭作业,常常被拉到黑板旁边罚站。

    也会告诉老爸说,我的卷子被人偷了之类的谎话。

    没有考上初中。

    没有考上高中。

    还深深地记得,高中时候150分的数学卷子,我只考了68分,回到家,被老爸狠狠地打了一顿,大骂我不争气。

    曾经不堪回首、遮遮掩掩的往事,而今可以和寝室的这批知识分子当成笑话来讲了,不过,心底里,还是有悲哀的。

    如果没有上大学的机会,或许我已经嫁人、生子。

    一辈子惶惑、安稳。

    变化就是在高二,突然之间变得天天早起,学习突飞猛进。

    在全校最差的一个班级,进班的时候是倒数几名的成绩的我,居然高考的时候考了第一名。

    之所以深刻的记得这些,是与我的妈妈有关吧,我想。

    我总以为,自己是不听话的小孩,一切都是她冥冥中的安排。

    梦见她的时候,真的很少。

    我也希望自己像电视里,执着的小孩,每天梦见妈妈,来表达自己思念的深刻。

    除了少数的几次,在梦中见她;

    唯独一次,我上课的时候,恍惚在窗外看见她的样子,来给我送伞。

    也就是那一个眼神的事,再回头去看,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而感觉又是如此的强烈和真实。

    我常常仔细认真地想,她,是不是真的来过呢。

    时间过得真快,去年在冻冰冰的寝室煮粥,今年煮起了银耳。

    三年研究生快要毕业,偶尔会被人说成闷骚的诗人。

    笑。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而能与人言者不过二三。

    闲谈之中,可能有些想法,有些情绪淡淡地扫过心头,当面对三人一起煮银耳的情景,是绝对不会把心头的悲伤吐露出来。

    来也来,去也去。

    就是这个样子吧。

    或许。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