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2

    the same time, next yea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1965265.html

    在操场看台的凳子坐下,我和高高把头靠在牛牛的肩上。

    天上没有星星,牛牛的手机在唱:

    春天 来了树发芽,冬天来了飘雪花,你等的人等来了吗?

    我还在等,我还在等,我还在等他

    天上 月光到你家,万水跨过到我的家,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我在寻找,我在寻找,我在寻找 ...”。

    “操场上的人,围着一个中心跑步,就像一个流动的圆圈,是不是很像人生?

    很多时候,你明明知道,前面的事物是你所不想要的,可是还是身不由己地往前走。

    因为,你停不住时间。”

    高高歪着头,无精打采:“要是我能跳过工作就好了。”

    “呵呵,那你不就要死了。工作跳过就退休了。”

    当然,工作跳过仍旧是工作。

    操场上跑步的人很多,坐在看台上,心头有一些局外人的滋味。

    最前面两个男生在抽烟,浓浓的味道飘过来,猜,是红金龙,还是七星呢。 

    凶光过来虎泉买漫画书。

    我们顺便去了陈家湾的小巷子喝汤。

    他带着棒球帽,却穿着深蓝色的夹克,背着皮质的包包,尽管已经上班了,还是那么拽阿拽的样子,却抽着烟告诉我们,这才叫低调。

    春节的时候,他的肠子出事了,住院很久。

    而今见到,也并没有瘦。

    依旧吃东西很少,却有了借口,“医生说让我对自己的肠子好一点,要少吃多餐。”

    牛牛笑得多,我就用凶狠的表情来掩饰一下自己的单薄。 

    据说,每次毕业的时候,去操场上看,那些狂奔的人,大部分都是在写硕士论文的。

    Mana,那个五官一般却十分娇媚的女子,到了晚上就叫几个人,到了操场扔下他们,一个人狂奔一气。

    这种心情,我们三个都没有体会,然而,或许在心里已经奔跑过好多次了。

    凶光说起已经离开“研城”的人,那很有意思的一群。

    我们只好感叹,这楼里是越来越没趣,剩下的博士多少是有些BT的。

    是的,抓住了这狂欢聚会的尾巴,还是要庆幸一把。 

    很长时间没有喝酒了。

    以前,那些性格各异的人,喝酒很狂傲,红酒、杰克·丹尼、白酒、威士忌。

    毕业之前,我们三人是要喝酒的。

    高高说,到时候我们就买很多啤酒来,到操场上坐着喝。

    “嗯,还有鸭脖子。”

    “鸭翅膀,鸡翅膀,鸡爪,鸭掌。”

    “还有鸭弯。”

    “鸭弯是什么东西啊?”

    “反正很好吃。”

    ……

    说到,这如何结束的夜晚,或者,是听完了那首《电台情歌》,我们就离开了看台。

    我们一起看《我的黄金时代》的时候,末尾的一段话都很喜欢。

    “生活从来不会像电视剧那样发展。一切都出乎意料的简单。”

    当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所有的故事都在继续。

    我们也相信,凶光所说的,“当你以后工作了,你会很怀念这写论文的日子。”

    昨晚作了一首诗,

    “地下一群人,”

    “天上没有鸟。”

    “底下一群鬼……”

    “什么鬼啊鬼的,重新来好不好,完全不搭调。”

    “灯下两个鬼……”

    “高高,你怎么回事啊,老是鬼啊鬼?”

    “因为论文已经把我变成了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酸痛反应 2007-02-22

    评论

  • 陈家湾小巷子的汤……怀念!

    PS:《南湖秋月》好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