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07

    火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1796538.html

            自从2003年10月的一个下午——穿暗红色运动衫的堵突然出现在研究生楼下,他从北京经过武汉在去到香港——的告别之后,我开始了三年与火车来回“轰隆隆”相伴的日子。

            仍旧记得第一次去深圳,买硬座票,并且非武昌始发。我慌里慌张上车,还被一个迎面奔跑而来的男子把手里拎着的食品袋撞飞了,棒棒糖、牛奶之类的洒了一地,根本来不及去捡,对牛牛大喊:“你们拿去吃吧!”还没有在座位上坐定,火车的汽笛声就响了,拍拍胸脯,才发现被急出一身汗来。尔后,坚决不买非武昌始发的车票,而且,牛牛每次买票如果买的是中途下车的那种,我就会说:“如果你来不及下车怎么办?那你岂不是要急死?”“汗!——恐怕你是全天下唯一一个担心下不了车的人吧。”唉,这种恐惧心理,都是“紧急上车事件”的后遗症。

             现而今,我提着箱子往深圳去,牛牛和高高不再送我到站台上去了,而是送到出租车上跟我挥手说再见。她们也看惯了我突然决定要走,当时整理好箱子,直接去火车站买票。曾经有的惊惶失措早就变成一个熟练的旅行家的姿态。

            昨天,发现箱子的边板裂了一块,幸而外面有层布,没有露出来。一想,这只箱子已经陪伴我将近三年,每次都是它,被我拖来拖去,从武汉滚到深圳、或者北京。看着黑色的布面,灰尘满满,划痕道道,实在有点让我心疼。  

            有时候,在火车上睡不着。卧铺车厢早早熄灯,我却睁着眼睛看窗外偶尔闪过的光。还曾经摸着黑,写短短的日记。隐约记得当时有一个比喻:

         “列车带着我向远处的南方去,像蜗牛爬行在湿漉漉的树干上……”

            明天,又是一个旅程,从深圳回到武汉,赶在学校放假之前,办好一些事情。这趟火车和平时可不一样。以前坐T176或者T95,总是12个小时,而这次千辛万苦买到的K8需要整整27个小时!这也算是我三年爱情长跑之中的另一“最长”时间了。

          “最便宜”的火车票事件,也是发生在春节前后,那是去年了,我和堵托人买回武汉的火车票,好不容易买到两张硬座,我们都谢天谢地了。于是走之前,到深圳黄姐姐家里去取票。问到:“多少钱?”“190元。”我们给黄姐姐380元,她说:“怎么这么多,190元两张阿。”“阿?!”坐火车这么多年,还没有听说过从深圳到武昌的火车票有这么便宜的。仔细一看票,原来是春运期间开通的民工专列。我们在半夜12点排了好长好长的队上火车,坐在硬座上忐忑不安。因为放行李而大吵的,抢座位的,混乱不堪……那一次真是十分恶劣的经历。

              晚饭时候,堵问我,这次回家要不要用新的墨绿色箱子。我说,不用了。其实,真的还是没有不用的理由,因为害怕箱子会半路坏掉。但是,对于那只几年前99元买来的箱子,心里十分舍不得。毕竟,这三年来来去去的酸甜苦辣,它倒成了我唯一的见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