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01

    告别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1776271.html

    31日从北京出发的。

    2005,最后一个在北京的夜晚却下了雪。

    薄而又薄的一层。

    对于堵的妈妈是伤感,

    对于我,想起红楼梦里的好了歌,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坐车往机场去,抄小路前行。

    路边不时看见因雪天路滑而相撞的车辆。有卡车和小车相撞,也有面包车滑到路边的沟里。

    我不想说话,从后镜里看见自己脸的下半部分,嘴巴偶尔动一下。

    路边的景色,我记不住。

    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

    一排低矮的红墙,用白漆刷着“剪板、冲床”的广告,后面是黄褐色、幼细的树,看不到边,地表上,有淡淡的绿从白色里透出来。

    我觉得干净,甚至是那延绵不断的广告。

    路堵了,前面的十字路口,四辆车相撞。

    我们拧着箱子跑了一段路,转而上了一辆出租。

    看见路面上和着泥的污雪,在鞋子下面飘荡。见识真的冷风,走了不到十分钟,耳朵都要冻掉了。我把帽子带上,遮住整个头,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喘气声。

    航班出了问题,我们从南航换到国航,从3点换到5点,从波音737换到777

    首都机场的二号航空楼,烂之又烂。

    进去之后,仿佛火车站的候车室。

    航班标示的铁架子歪歪斜斜,有乘务员拿着话筒喊:“到成都的,到成都的……”

    我们手中的两张登机牌所标注的登机口都出了错误。

    空调又干又热,我感觉自己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头要裂。

    我有时候会:什么都讨厌。

    8点半到深圳。9点半到罗湖口岸。

    这个城市让人感觉害怕,下330机场大巴的时候,乘务员说:“这一片小偷多。”

    其实,抢东西的也多吧。

    一路上,被人塞小广告。往你包里塞,往你身上贴。

    我吼:“不要贴了!”

    一群疯子,我又不是广告墙。

    从来不在深圳逗留太久,最多从车窗里观望。

    连路边游荡的人,我都觉得鬼祟。

    过关。

    城铁。

    九龙塘。

    最后一天。

    最后一个夜晚。

    告别。

    新年的钟声,没有听。

    不过是时间概念。

    ——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