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27

    相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1760597.html

    那时,我把两本书抱在胸前,混在一大堆人里到另外一个中学参加英语竞赛。

    人都堆挤在楼梯口,另外一条队伍浩浩荡荡地走下来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他们“一二三”地喊,在我们面前十分认真地踏步走调整队伍。

    老师叫:“立定!”

    他们全都不动了,四处观望。

    这个时候我看见了大约已是两年不见的他。和我一样,抱着两本书在胸前。

    他先是用眼睛死死地看,然后我们互相看。

    到了彼此都疑惑着有了感觉的时刻,他就小心的离开队伍,往前跨两步。

     

     眼光扫到我嘴角的疤痕——这是我十分明显的标志——才突然用同学口吻开始讲话:“你怎么在这里。”

    我答:“我是到这里来参加英语考试的。你呢?现在在哪个学校?”

    “我在三中阿。”

     “阿?三中?……”

     众目睽睽之下,我们一来一去,演着一出街头的正剧——旧友的短暂相逢。


        直到他们老师探路归来,喊:“齐步走!”这场友谊的对话就此打住,恰好在有点拘谨之外又不至于沉默的时候。

    看着那条队伍晃晃地走下楼去了,就从此再也没见他。

    这过程大约一分钟。

    英语竞赛进行得十分正常。离开考场的时候我从散落的队伍中逃跑,蹲在学校操场上吹了一会子风,大概就吃着烧饼回家去。

    那个时候我可能十一岁。他之所以能在我的第一段小学生涯中留下一点影子,除了长相漂亮的原因之外,关键还在于他会煞有介事地和我抢一本完全没有用的草稿纸,还不停地预约:明早的六点一定要给他基本那样的纸,否则都不算好朋友。

    放学之后我就跑到阿姨的造纸场里塞满一书包的稿纸,然后第二天天亮从家里早早出发,为的是能在教室里自豪一番。有点无趣,这事情我现在是万万不会去做了。   

    小学四年级,我转去了另外的学校。

     那时还不懂朋友之间告别应该有个简单的仪式,比如握握手,说:以后多联系,最好是把彼此的电话号码留下等等诸如此类的话,就简单的不需要任何手续地在另外一个圈子里重新生长,没心没肺,比较健康。 

    这一段记忆对于我十分的微妙。

    然而,我在十年之后才把这一小段事情逐渐记得清楚。

    特别是,他看到我嘴角的伤疤,然后莞尔一笑的细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流浪的包裹 2006-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