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30

    Lily和幸福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1650927.html

     

    她的英文名字叫Lily

    或者她自己都不知道,因为,这还是本科同宿舍时候的事情。她提到这个,并且告诉我们,lily代表百合花。那一瞬间,及其普通的名字变得分外特别,要知道,她确实是个美丽的女子。

    如果是三年以前,我要写关于lily的点点滴滴,我会从她的大眼睛开始。可是现在不会了。女子的美丽从来不止是停留在五官,而是一种体验,一个故事。

    前天,和她在网络上相遇,她告诉我她长胖了。我知道她习惯时不时吃一块巧克力御寒。御寒,只是一个说法,武汉的天气时冷时热,关键是,巧克力里面有幸福素。我们需要它让自己在甜味中无知的快乐下去。

    曾经无知过,现在却格外的像个哲学家。

    有可能,我读得书越多,越有点像老夫子,时常会把简单的问题像到哲学命题上去。等到我意识到这个特点十分地蠢而且不讨好的时候,lily却反而执着起来。

    每天相见或者电话,情绪上总是会往深沉的地方靠。

    比如你觉得什么东西是真正的安全呢?

    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无知是快乐的本源,就好像巧克力浓郁的甜味占领你的心灵的时候,你感觉到幸福素就在起作用。

    况且,说到尘世那一步上,你我皆跳不出这个圈,我充其量算是个蹩脚的老师。

    讨论下去,我悲观地认为,不得不用来消解所有的责任。大不了一死,这就是我的人生观,是我平静接受现实的底线了。

    然而,我是不敢名正言顺地去讲的,从来只是又隐晦又曲折。

    电影还没有看完,你就知道结局了,一方面没有意思,一方面又是安全的,特别是当故事让你极度恐惧的时候,你总是想知道发展的方向,几人死,几人活。可是,人生这部电影,结局都一样,只是方式不同。

    Lily家养了一只狗,叫豆豆。她示范过,喝斥它,三个字:打死它。武汉话的腔调,想起来我就要笑出声才好。在豆豆面前,lily就像姐姐,这是她的另外一个身份。叉着腰,假装发怒的模样,十一分简单。

    时间改变人。我和她都在变。

    99年到05年,从本科到硕士,从学生到工作,从一种笑容到另外一种笑容,从一个话题到另外一个更加无法回答的话题……这有点残酷,对于在花儿般年龄相似的知己来说,看着对方一点点的老去、无奈、走向家庭,抱着哭泣,都是心口上的一道伤痕,仿佛看着自己的影子过着另外一种人生。

    Lily与几年前相比,有毅力了,坚强了。我们一帮人出去唱歌,她会让想唱的人先唱,然后事后告诉我,因为是我最好的朋友,才需要帮我多多分担。她也常常会思考她的家庭,说要好好照顾妈妈,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人。于是,拉着她妈妈上公共汽车,去给她买衣服,可以从上车坐定五分钟之后开始睡到停车五分钟之前。我知道,其实,她可爱的一面没有变,只是定义更加完美。

    她上校友录的规律十分特别,会沉寂一段时间,突然之间冒出头来,发表让大家珍惜生活之类的号召性言论,所有的人都能从字里行间看到她的美丽天真的样子。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一种逃避痛苦的方式,我不知道自己拿什么去掩饰心情。

    Undeniablylily却是很会撒谎的小孩。她一天不吃东西还会在短信里说她很好。我逼着她下楼买饭吃,她告诉我她正在吃。

    吃的什么饭?

    盖饭!

    什么盖饭?

    就是炒了往上一盖啊。

    什么盖饭?

    青椒鸡丁。

    那你吃一口,我要听到声音。

    啊?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第二天,我们去吃辣子鱼火锅,她告诉我,那个时候她只是在吃龟苓膏,觉得让她吃一口给我听的要求非常之BT,大概只有我这种人才想得出来。我嘴巴笨,每次说不过她就笑。

        感谢上天……每次悲伤我们都是以平静的笑结尾,虽然过程有无法忍受的痛苦,可是最后还是拿到了奖励的糖果。

      向前……向前……再向前……

        PS,她的歌声非常好听,婉转流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