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0

    雪灾是个严肃的问题,可话语太苍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djoyce-logs/15193230.html

           五十年没见过如此冰雪覆盖的南方,本该是银装素裹的北方反而不正常地用阳光普照来诠释腊月里的天气,北海公园里的桃花儿开了,迎春花儿也开了,然而车里的收音机却播放着“留在当地过年”的公益广告,抬眼看看窗外的太阳,十二分刺眼。

           从香港飞到北京,一路上避开了冰雪封锁的中部铁路线;宽而大的空中巴士,飞机中部的座位,把眼神很好地与冷酷景象相隔绝,可对于雪灾的报道,看一次就揪心一次。到底多少人被堵在冰封的铁路、公路线上?“黄牛党”变成了“退票党”;“春运”这个年年痛一次的痼疾,什么时候才能根治?

            全国都在救灾,摸黑点蜡烛照明的是普通老百姓,受灾人数有一千八百多万人;来自列车的短信成为网站头条。可雪灾之后,春运是不是还一个样?

            香港媒体对中国雪灾的报道,一度令我愤怒。记者在广州车站现场直播,那带有富有阶级嫌疑的镜头居高临下地拍摄着“就地方便”的人们、衣着方式为港人嘲笑的小女孩,讲述着令广州市政府尴尬的办事方式以及持续上升的滞留数字。

           回到北京,电视台的新闻报道又着实令人反胃;半点真实也找不着,任何灾情报道都能够装上光明的尾巴,就算是真实的也带有虚假的嫌疑。反倒是诉诸于网络的“直击”可信度更高。

           这些看起来关系民生的问题,却不是“民生”可以解决。谈这些,简直比理发师陶德的脸更为苍白。

    分享到:

    评论

  • 说得好!
    可是,又能如何??
    和谐社会,忍字当头啊!
    忍一忍就和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