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60435053.jpg

             

    收到一对Halloween的小礼物——怪里怪气的巫婆和吸血男爵。

     

    不过巫婆没有扫把,而吸血男爵的嘴巴都要瘪到天上去了。

     

    空心肚子里装满了万圣节的糖果,颜色就是那南瓜色和诡秘夜晚的宝蓝色。

     

     

     

    抓了两颗糖,和他到天台上吃。

     

    吃到一半,我突然发现,俩人的舌头都已经变了蓝色,伸出来看看,吓人~~~

     

    如果配上长长的牙齿,那都可以上演一场月满大变身的好戏了。

     

    我连万圣节是几月几日都不知道,但是只要看到电视上各个鬼屋开始推出新招式的时候,而店铺里开始狂卖糖果,那便是Halloween要来了。

     

    朋友Eric前几日告诉我,他已经买好了牙齿和长指甲,ZZZZZZ寒一个先,那些东西看起来还真的让我起鸡皮疙瘩……更别提找俺要糖果的事儿,压根儿没门儿,

     

    ~

     

  • 2006-10-07

    站在废墟上

    The girl singing in the wreckage,是BBR一首歌的名字,作为QQ的签名档太久了,以致于我会想,是不是该换一下。

    终究是没有换。

    故事的开始在废墟,结尾也必然是。

     

    一个少有的预感,从疲惫不堪的脑子里跳出来。

    它告诉我,很多年后,还会回到自己起步的地方。

     

    有位老师,很严肃地说:“我生平最敏感的几个词——也就是绝对不喜欢出现在文章里的——就是“对”、“错”、“好”、“坏”。

    我以前也如此开导过自己,用这样子的方法思考问题。

    最后却发现这样子看似超脱,只不过是一杯加了柠檬的红茶,去了一点涩味,加了一点不俗的新鲜感。

    是比较容易入口。

     

    也有一位朋友,向我介绍了爱情里面的“鸡兔同笼”问题。

    她说,当单纯的数鸡或者单纯地数兔的时候,会很简单;当你把它们关到一个笼子里,问题就会很复杂;在恋爱之中,对伴侣提出的要求各式各样,没有一个focus,这便是“鸡兔同笼”。

    在我看来,把鸡和兔关在一个笼子里本来就是不妥的做法。

     

    还有一个什么概念来着?“逐量递减”。

    好像用过了一两年的笔记本电池,用到中途,显示尚余两个小时的电量,实际上只不过剩下二十分钟而已。

    我的笔记本没有如此,它依然如常地坚强和忠实,这种不言不语的等待让我感动,可是也只不过是时候未到。

     

    几年前,还在“研城”的时候,花姐姐的电脑崩盘了,她写了一篇纪念硬盘的文章,字字句句都满是伤感。

    当初我不曾理解,也没有细细去读那篇文章,而今才深刻体会到那痛。

    电脑硬盘装的,根本就是自己的一颗心。

    你的日记,你的努力,你的不开心,你的开心,你的现在和过去,全都是你存在的痕迹。

    它陪伴你,默默记录起一切。

     

    朋友家的豆豆走失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虽然知道一只狗的寿命只是那么多年,他终究会提前离开。可是当它还在的时候,就永远觉得那一天还很远,很远。

    其实事情的发生,就是那么干脆。

  • 2006-10-03

    石屎森林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59868588.jpg

    从学校到宿舍,必须经过一条山边小径,这边叫Hillside Trail

     

    就是很窄的楼梯,伴着嵌入路边的街灯,蜿蜒而上。

     

    旁边都是茂密的林子,还有一条人造的山泉,从上面流下来。

     

    这个城市倒还注重环保,把大部分的空间都留给了恣意生长的热带植物。

     

    有一次下雨,一路走来,托茂密林子的福,都不用打伞。

     

    走到中途的平地,是两个的大的烧烤场。每晚都热闹。

     

    最喜欢的是,其间有一段凌于公路之上的有盖天桥。

     

    眼界非常开阔,顺着公路延伸下去,便把思维走散了。

     

    虽然远处的确是有山,还是不自觉地想起了香港人常常用的形容词“石屎森林”。

     

    我是极不喜欢在表述水泥森林,或者是钢铁森林的时候,加一个不雅的“屎”字,而香港的语言里,是没有“水泥”这个词的,即便是新闻报道之中提到楼层的水泥剥落,也绝对是“石屎”这个两个字。

     

    好比,台湾话里,花生不是叫花生的,而是叫土豆。

     

    有一日在天桥上拍了这张照片,改成淡紫的颜色。

     

    往往会因为这张照片想起两句话:

     

    其一是,人的世界与孤独相伴,越是想挤走它,就越觉得孤单。

     

    其二是,人既是天使,也是魔鬼;然而,当人想成为天使的时候,做出的,往往是魔鬼的行当。

     

    其后一句,说得尤为真切。

  • 2006-09-17

    秋樱

    对于秋天,香港是一个敏感的城市。

    前几日,暴雨连连,电台里的主持人开始吐露“秋来了”的字眼。

    而在商品展示柜,秋装成为新宠。

    那时的气温不过是25度,比起平日,下降了三或者是四度。

    从存在的范围来讲,秋天分为实体的存在,和语言的存在。

    秋天的香港没有满地落叶。

    街道上的凤凰木还是绿油油的,热带植物依旧把热情挂满枝条。

    我的衣柜里,短袖衫唱紧主角。

    或者我开始用深绿色的披肩搭配蓝色的恤衫。

    然而,比不得武汉,比不得北京,比不得满地干脆的黄叶。

    更比不得,一夜秋雨引起的凉意。

    可是,香港的秋天以语言意识存在。

    电梯间里的女子,在短裙外套上黑色的风衣。

    银色的搭扣散漫地垂下,蝴蝶结低调地束住内里的温度。

    也有女学生,戴上粗棒针打的米色帽子,宛如极宽的发带。

    她们的睫毛愈发的黑了,胭脂也愈是偏秋日的金粉色。

    她们在自己心里说,秋天来了,于是秋天就真的来了。

    晚上,细雨点滴的时候,

    听到电台里主持人温柔的声音,说起山口百惠的《秋樱》。

    我亦告诉自己,

    那窗外连绵的正是秋雨。

  • 2006-09-11

    布丁城市

    城市很黑

    头发生长,遮蔽部分眼睛

    一滴眼泪落在手背上

    跟随地铁

    遥遥晃晃

    遥遥晃晃

    蒸发 弥漫他人双眼

     

    垃圾食品

    黑人流行乐

    节奏驱逐宁静

    喧哗填补空白

    是的,意识被袭击

    凌乱之余

    暂抛开烦恼的事

    直至

    脑袋烂了

    听觉疲惫到死

     

    或者,仍旧不够

    让流动影像

    以数码比特的方式

    占据每一个眼部细胞

    成像快速

    长针般刺进心脏

    攻下心灵的每一秒钟

    把流行的大旗插满都市人类的意识群

    你身上是哪一家信息公司的标志?

    而你又是来自哪一个国家?

     

    流浪 不再有富裕的空间

    诗意的闪现

    是摄像机镜头里残余的电量

    若你孤单 

    偏又无人瞩目

    这城市的黑暗将自动与你为伍

     

    流窜过街头

    新闻大幕

    姿色中等的女主播

    声音沉静 目光严肃

    嘴角永远水平

    台湾的倒扁运动

    把民主声音洒向世界上的资讯公司

    苦难者躺在大雨之中

    香港街头的人群停下来观望

     

    / 被看

    陷落在两极

    不是言论的疲倦

    就是与谎言死死纠缠

    像甜品盘中的黑色布丁

    遥遥晃晃

    遥遥晃晃

     

    夜,来得又黑又喧闹

  • 2006-08-31

    敲敲我的头

    今天晚上,一个人翻着《after17》的7月号,听着里面音乐叮叮咚咚,迅速干掉了一个玉米,在网路上遇见了一个人。

    他是我的初中同学。我们之间的谈话止于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和我推荐的一部电影。然后……五年没有联系过。

    现在想,五年是多么漫长的日子。

    而五年前也才到自己读本科的时候,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远,怎么一下子就过了五年呢?

     

    无聊的谈话被我的冷淡,调味得十分尴尬。

    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因为那个奇怪的问题,不再理会这个人。想不到,他顿了一小段时间,说:“我看了那部电影。”

    瞬间有点慌乱。

    这种直接切入的谈话方式,逼迫我在半秒钟内思考如何圆滑地应对。

     

    其实也没有什么?

    一直斤斤计较的一道门槛,原来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高。

    只是时间的问题。

     

    剪了新发型之后的一个月,性格居然变了很多。

    连着三天的时间,会在下午喝一杯热咖啡,才会自信满满地开始社交事务,比如出席群体活动,比如听一个seminar

     

    前天是关于American National Corpus的一个seminar。并不是我熟悉的范围,实际上是一个美国语言文字的数据库的建立,基于对几个语言数据库的不足之处而提出建立,其中就有BNCBritish National Corpus)。

    涉及到太多的计算机技术层面,各种文本编码方似乎的使用,以及客户端的技术建构。在我这个外行人看来,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该教授没有给予太多说明,就是如何定义

    Native American”? 华裔美国人算不算?黑人算不算?美国本来就是一个移民国家。

     

    昨天傍晚是研讨会,心虚得厉害,半夜三点还没睡。主要是身份问题,这个program第一次招收non-local,加上我只有5non-local,那种感觉,可想而知。

     

    今天的seminar却放弃了参加,兴匆匆跑去游泳。在浅水区扑腾了一个半小时………………唉,D说,让我回去看看游泳教学片。看我在那里游,他都觉得累得慌。

     

    从西安回来的这一段时间,用写游记的方式折磨自己的记忆力,也折磨一下他人的视觉。

    把时间的头按在半个月前的旅行里,这感觉多么安全。

     

    和初中同学聊天有些痛苦。我们是如此不同的一类人。

    我不问他的近况,也不准他问我的近况;没有共同的语言氛围;话头总是被扼杀在言语的误解里,然而也会起死回生。即便如此,这逻辑奇怪的谈话也维持了一个多小时。

    某种程度上,他给了我一个自己和自己聊天的机会。不知道他的体会是如何。

     

    有一首歌很适合今天晚上听,《敲敲我的头》。

    敲敲敲敲我的头

            看看它是不是有用   

    最近二十个年头

    到底做了什么

    你快告诉我

    敲敲敲敲我的头

    敲敲敲敲我的头

    看看有没有进步很多

    一个不小心

    掉进生活的漩涡

    全部都搞错

    敲敲敲敲他的头

    看看他打算活多久

    ……

  • 2006-08-30

    农家乐

    中午去哪里吃饭?司机说:“农家乐。”

     

    车行十分钟,转入一条小巷内。

    家家户户门口都是农家乐的招牌,只是不同的号码。

    司机带我们到了他相熟的一家。

     

    进入屋内,首先看到一个清净的小院,绿树成荫。农家主人要我们洗过手,便介绍起院子里的树,正中的一棵是枣树,果实已经成熟,正当时令。主人家已经摘好一盘,洗净放在堂屋里的桌上。

     

    屋内的红木大桌上果然有一盘水灵灵的青枣,拿将一个来吃,味道清新,比较解乏。这里的屋子房顶极高,相比北京普遍低屋顶的情况来讲,简直就是天堂。

    屋主人把塑料的帘子放下,打开空调,递给我们一壶当地的热茶,就忙碌去了。

     

    我不曾吃过所谓的“农家乐”餐,以为就是弄了些野菜苗子给我们吃,让所谓的城里人图给新鲜。

    然而却不是。

     

    屋主人一道道的上菜,有当地的面点,各种饼类;有家常小菜,比如凉拌西红柿、五香花生米;有特色小吃,蜂蜜凉粽,凉皮;西安有名的酱牛羊肉……

    整整一满桌子,足足有二、三十道菜上桌,让我们目不暇接,筷子忙个不停。

    其材料新鲜,乍一看没什么特别,可是尤其好吃,真恨不能再坐到那舒适的农家大院,要屋主人再上一桌农家乐,一群人快乐的聊天……

     

    最后上来的就是当地的岐山面了,这种面有多种称呼,“biang biang 面”,“裤带面”。本地人叫的时候,都说“岐山面一口香”。如果是在西安市区面食店内点来,就是一份六碗;在这里,是每种面一人一碗,足有十几种之多,吃到你饱为止。

    虽然竭尽所能,每人只吃了四碗,就连忙说不能吃了。第一碗是宽面,第二碗是菠菜宽面,第三碗是细面,第四碗是菠菜细面……据说第五碗就是菱形的面了,可惜,无胃消受。

     

        这农家乐,也是极便宜的,按每个人15元来收费,菜式摆得桌子放不下,每道菜分量都少,可是没有一道不好吃的。基本上包揽了当地美食,实在划算,也是游完法门寺之后最好的午餐选择。

  •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56945748.jpg

    到西安之前的一小段时间,忙于制定旅行计划。

    华山首当其冲,法门寺却从没考虑过。

    以前孤陋寡闻,完全不了解法门寺里的宝物是何等珍贵,尤其是进入珍宝馆之后,见到所谓释迦牟尼使用过的锡杖,震撼之情油然而生,不是来自文物之宏伟,或者是皇家的奢华,而且锡杖内散发的气度,让我屏息。

     

    法门寺地理位置在西安市区之外,约4个多小时的路程。

    我们四人坐的是一辆帕萨特。这款后座宽敞的车型,适合我、D以及Y老师三人并排坐坐。

    W老师坐在前座,一路上担心开车的付师傅困乏,就不停地聊天,从西安的历史聊到当兵经历,从西安市的发展聊到付师傅曾经做消防员的时候如何救火……后面三个人一路睡得香甜极了,到达法门寺门前才适时舒醒,W老师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法门寺作为一个完整的旅游景点,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包括法门寺宝塔以及香火旺盛的佛家殿堂,是属于佛教的财产;另一部分是法门寺珍宝馆,这里面收藏的文物全部归属国家财产名下。

     

    法门寺是因塔而置寺,原名“阿育王寺”,根据寺内资料所记载,释迦牟尼成佛之前即是阿育王。

    它一直以来都是皇家寺庙,直至目前其建筑规模都是少有,除去珍宝馆的占地面积,寺庙还拥有设施全面的佛学院。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56946042.jpg

     

    法门寺宝塔经过了几代人的复原工作。

    民国时期,塔顶生长一颗巨大的榆树,加上淫雨侵蚀,半边塔身全然崩塌。

    朱子桥将军曾经捐资修建。

    然而有传闻是说,朱子桥将军修塔之时,已经发现了坍塌的法门寺宝塔之下的地宫。

    为了免于战争破坏,又重新将它掩埋,未予发掘。

    目前所证实的,法门寺地宫里的珍宝没有一件遗失,这都归功于朱子桥将军的保护。地宫之内,除了数以千计皇家供奉的金银器具之外,还有释迦牟尼的趾骨,已及供奉它的宝函。

     

    一进入法门寺,便能看到香火何其茂盛,与其他的塔寺自是不同。我们四人于入口处购置了一些香烛,各自许愿,满怀神圣之情。殿堂之内,亦有人虔诚跪拜,禅钟声声。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56947020.jpg

     

    上个世纪,江泽明总书记曾经到过法门寺。在宝塔之前有一石雕小塔,上书“爱国护教”,其后便是他的落款。

    在法门寺之内,有一大钟,民间传说是凡人可敲,然而帝王不可敲。敲一声,旱一年。那年江书记造访,敲了三下,其后西安这一片果然就有三年大旱。

    这些民间的传言也无从证实,倒是为佛教、为这大钟、法门寺添加了一笔神秘的描写。

     

    释迦牟尼的趾骨,是法门寺内的镇塔之宝。收藏于宝塔之内,地宫之上,是一个灰白色、玉状、中空的物体。被一座他人捐赠的纯金宝塔所供奉。我们走到面前参观的时候,稍稍作揖,也就过去了。

    寺内也存有释迦牟尼趾骨的另外三个影骨,即是混淆视听,以期保存真正的趾骨不受破坏。有专门的版画介绍辨别趾骨的真伪,因为不谙佛家道理,不属于佛门中人,过目之后,也就不特意记下了,因为此生不大可能有人请我去辨别佛家舍利的真伪。

     

    观看地宫,没有太大意思。从一个透明的玻璃外看进去,见石头台阶等物,并无其他,众人皆猫腰观看,只是图个经历。

     

    法门寺内殿堂极多,不容冗述。

    唯一要讲的是一个堂,匾额上书:“大遍觉堂”。

    当时我没有多想些什么,径自大声念将出这四个字。

    话音刚落,其余三人掩面而笑。

    虽然知道“大遍觉”是佛家用语,可是念罢出来,在字音上存在歧义。

    Y老师讲,台湾话里“遍”是发“pian”音的,而在内地,的确是“bian”音。

    在心里,对在佛堂前面开玩笑的行为,向佛祖连讲了几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不晓得,Y老师是不是没有讲,我们走到珍宝馆庭院内一座金光闪闪的佛祖群像前面照相的时候,他说自己头疼。

    这等玄玄乎乎的事,解释不清楚。离开法门寺的时候,他便不再头痛了。

     

    珍宝馆内的收藏比法门寺丰富许多,从地宫里发掘出来的宝物,除了佛祖真身的趾骨,悉数收藏在这里。

     

    前面提到的锡杖,与人等身。

    通体金银细细雕花,杖首有十二金环,杖身内中空,所以虽然以纯粹材质打造,却并不重。

    斜卧于金色的锦布之上,好似佛祖的姿态。

    光芒含蓄,雕花内敛,让人心生震撼,是整躺西安旅游之中,最珍贵的邂逅了。

     

    同时也有唐代时期做工细致、融入科学原理的金银镂花香囊,曾经于电视上见过,而今真见,还是忍不住要感慨一番。

     

    鼎鼎有名的秘色瓷,是唐朝时期佛家专用的瓷器。由于材料上乘,直望瓷器底部,会清楚地看见一层水色,亲见之后,其美让我折服。

     

    在地宫内发掘到的四个保存佛家舍利的宝函,以释迦牟尼的趾骨的宝函最为朴实。宝函都是八层,符合二金、二银、一石、一木、一铁、一玉的规则。

    三枚影骨的外层都是金银材质,唯独释迦牟尼的趾骨收藏在外层为铁质的宝函之内,形容简单,不流于修饰。

    而真身宝函内部的材质就让人叹为观止,宝函最内层是由羊脂玉原石雕刻而成,经过千百年其色泽之美,难以言表。

     

    法门寺一行,是最让人慨叹的,也最让人回味,沉浸在震撼之中。

    那兵马俑呢?就我的旅游经历,大有“相见不如想念”的意味。兵马俑被中国人包围了、被各色人种包围了,被各种版本的导游解说词包围了,被照相机的闪光灯包围了(虽然博物馆名言标示:不能使用闪光灯)……只挖出一号坑的文物,而不再继续挖掘实在是明智的决定。

    看到馆内资料所示,因为大量的人去参观,兵马俑已经被各种细菌侵蚀,十分不利于文物的保护。我宁愿在电视上欣赏它。

        秦始皇兵马俑作为世界级的宝物,有时候甚至所谓国家文化的象征,却并没有得到应该有的保护,依然是那四个字:“过度开发”。

  • 从人民大厦出发去法门寺的时间是九点钟。

    我们珍惜在西安吃当地小吃的每一个机会,决定前往法门寺之前去大皮院吃有名的老刘伊家肉丸糊辣汤。

     

    大皮院就在回民街的隔壁,如果说回民街主要是针对游客的话,那大皮院则是本地人的天下,看看老刘家里面吃糊辣汤的人就知道了,他们没有半点生疏的意思,有的打包带走的,有的很熟练地在掰馍。

     

    我们都是外行的人,排了很长的队,交了钱,却不知道实际的程序是先花5角钱买一个热腾腾的馍,掰了,再排队去买糊辣汤浇在馍上面。

    因此还被店里的服务员埋怨了一把,大有点怀疑我们四人在早上繁忙时段特意去捣乱的意思。

     

    糊辣汤和羊肉泡馍不一样。

    糊辣汤的馍热而且软,最重要的是,不需要掰得像黄豆大小,而是一小块一小块就行了。浇上糊辣汤,美味阿。

     

    吃得最快的当属Y老师,因为他加了辣椒,还流了一身汗,然而,那味道的确很赞。

      吃完之后,W老师听说我们买的还是小碗的,面对海碗似的小盆,不禁大吃一惊:“阿,这还是小碗的?”

     

    大皮院也是很长一条巷子,老刘家就在巷子中间,好辨认的地方在于人多。斜对面有一家穆旦砂锅,招牌上写有“牛尾”的字样。如果不是要外出游览,恨不能连午饭也一并在此处解决了。

     

    走出巷子口的时候,看到有蜂蜜凉粽、芝麻红豆糕买,于是买了一包带上车,味道不用说的确是好。我因为是端午节出生,本来喜欢吃粽子,而这蜂蜜凉粽,块小、味道清甜,又不腻,很对我的味道。这也算是西安的名小吃,因为这一天下来,我们的午餐和晚餐之中,都出现了它清秀的身影。

    Y老师有买红枣糕,据说是Yummy and Tasty

  •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56860993.jpg

    小雁塔在景点丰富的西安,不在旅游热点之列。

    买票处没有拥挤排队的人群,门匾之下还可以悠然自在的拍一些照片。

    把它作为13号这一天的最后一站,是再好不过的了。

     

    小雁塔比大雁塔要多出五层来,塔身不是坚硬的四方线条,略带弧度,表现并非直耸苍穹的气势。然而却同样多劫,几年前,小雁塔顶被雷电击中,削去一层,远远地就能够看见残破的塔顶,上面细细一根线是添加的避雷针。

     

    这以小雁塔为中心的公园,绿树成荫。

    站在塔楼的周身,还能觉得徐徐凉风拂面,煞是清爽。

    走过层层的台阶,站在正面的塔门前往上看,塔身重叠的层次感造就压迫的势头,扑面而来。

    登塔处有一幅对联,上书:“女皇赐御寺,宝塔撑青琼。”

    小雁塔是唐代年间的建筑,此处所说的“女皇”应该是指武则天了。

    居中处,又有四个题字“丝路民风”,时间是一九三九年,落款只能辨认一个“刘”字,不再知道更多的事。

     

    小雁塔亦有一段古城墙的遗址,鲜有游人光顾,因此一批枝蔓藤生植物,长得恣意,绕着城墙爬了一周,又从圆形拱门处轻轻垂下,颇有柔弱之姿似的。

    这等安宁的景象,不仅抚慰了我们保守酷热摧残的身心,还引起了一些照相的兴趣。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56861182.jpg

     

    后园内,石雕的拴马柱林立,大概还没有为旅游开发等事宜作出规划,都集中停留在原地,聚集一众,高的矮的,人形的、动物雕刻的,有的旁边还放置一块上马石。

    园区内惟有我们四人,坐在那些石头上,就能看见对面青石墙上悬挂的古人所题诗词,虽是后人重新整理的,但是深棕色的条状木板,配上青绿色的文字,与周围景色相得益彰。

    其中有诗人李端所作《宿荐福寺东池有怀故园因寄元校书》的上半片:

    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56861285.jpg

    “暮雨风吹尽,东池一夜凉。伏流回弱荇,明月入垂杨。
    石竹闲开碧,蔷薇暗吐黄。倚琴看鹤舞,摇扇引桐香。
    旧笋方辞箨,新莲未满房。林幽花晚发,地远草先长。

      扶枕愁华鬓,凭栏想故乡。

        小雁塔适合冥想安歇,感发闲情偶趣,不以宏伟为势,而是以清秀胜出。

  • 2006-08-24

    武汉,小雨

    此刻身在武汉,小雨。

    然而,只有一天的时间,其它的两个晚上都在火车上度过。

    想起了,摇摇晃晃的青春,之类的话。

    面对网吧里,破破烂烂的键盘……

    26日见。

     

  • 2006-08-19

    一根香烟

    过关到香港之前,W老师站在罗湖关前的广场上抽了一根烟,他说:“好久没有这么畅快过了。”

    这句话,突然从我的脑子里跳出来,眼前出现了香烟燃烧的状况。

    我坐在图书馆里,经过于网络上的一番辛勤耕耘,获得了在香港新的身份,激活了学校邮箱,申请了开学前的培训课程,开始用自己的ID登上无线网络……

    本来想说,自己获得了十分之一的欢喜,然而却发现,自己所面对的是手中一支点燃的香烟,而它已经开始燃烧了。

     

    18日夜,19日晨,当然是一个界限。

    从无限轻松,到分外忙碌。

    W老师check自己的邮箱,发现有八十多封E-mail,听说这不算很多;

    Y老师昨晚打电话到台湾,被老婆骂,一个星期都没有打电话;

    D接到了新学期的TA assignment

    我已经把近半个月的课程排满了,而真正的开学时间是在两个星期之后。

     

    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每个人都是从新人到旧人,这个过程,我也亦然经历了太多遍。

    从小学入学到现在,多少次新人的门槛都被悄悄地跨过。

    所谓千禧年的度过,仿佛还在昨天的时候,二十一世纪的六个年头,已经如烟灰散落。

     

    我删掉了刚刚建的“新人日志”,放弃描述一下瞬间欢喜的心情,在嘲笑自己之余,居然产生了抽一支烟的想法。

    环顾四周,随着新学期的开始,图书馆的人略微多了些,其他的没有什么不同,大堆的书没有看,漫长的学习计划进展得缓慢。

    恩,西安,香港;八月,九月;去年,今年;我,还有你。

  • 明天,就要坐上到西安的飞机,透过舷窗看看窗外各形各状的云彩,顺便遥想一下哪一朵云像粘满了巧克力糖酱的多纳圈,哪一朵又像海豚。

    不知道,一段旅行对于我,究竟是怎么样的意义?

    是不是为自己开脱一些事情,忘掉一些事情,进而才可以好好的开始一些事情呢?

    脑子还不太清楚。

    昨晚不能入眠,翻看《湖滨散记》到凌晨四点多。

    身体不适,把空调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耳朵里听着一个收音机的节目,叫“一个故事一首歌”。于是听了很多人的爱情故事。看看身边睡熟的他。

    手中的《湖滨散记》的译本来自台湾,且是精选集。梭罗的文字是好的,思想能够让人平宁心境,却也容易让看书的你陷入到不可自拔的怪圈。既然人世荒唐,我又避不开人世,那岂不是颇让人绝望了。

    或者有人会说,那便向梭罗一样找一块人间净土归隐了罢。如若寻净土不获,那就隐于闹市,日日书香环绕,避开“物竞天择”,“替金字塔上层的人卖命打工”。

    梭罗一生未婚,于二十三岁时春心大动,向一女子求婚被拒;二十八岁之后,搬到麻省的瓦尔登湖过上了为期两年零两个月的隐居生活。那一位无名的女子未必是梭罗想去隐居的原因之一,但是她的拒婚无疑间接促成了《湖滨散记》的问世。试想,梭罗如若带着家世一起去隐居了,每天衣食住行之事,就不是“一人吃饱,全家吃饱”那样简单了。

    所以说,梭罗能够道出《民生论》里超脱凡俗的诸多道理,不得不感谢瓦尔登湖边上诗意的孤独。

    这个精选集的序言有多篇,都来自台湾美籍著名人士,有文学学者、社会学者、企业学家等等,序言各有所主旨。私以为竟然比译著本身精彩。

    有人赞叹这个译本洋溢着现代气息。文章之中常常跳出诸如“上网”“指标”“原住民”之类的词句来,可以肯定,梭罗在世也一定认不出自己的文章了。“原住民”?这种只有台湾才会用到的称呼居然拿来称呼英国的乡村人士,岂不是在翻译选词上也太不谨慎了?

    台湾的风格恐怕就是如此?轻松有余,然而太过夸张。

    每晚看《东森新闻报道》,都觉得台湾政坛颇乱(虽然中国也不见得好到那里去了),每天都会有政要在摄像机面前吵架。

    前几日是阿扁女婿赵建民贪污大案。

    近日,阿扁四面楚歌,遭到审计局的逼问,说是让他在一个月之内,自动离职好了,要不然就会动员“全民秋决”……

    让我流汗不已的是,审计局的头目接受新闻采访时说:“陈水扁,你要一个人在那边玩大便……”我听了之后,大晕,这等谈吐和言词是在台湾政要的讲话之中常常出现的。

    唉,前几日,在《明报月刊》封面还看到一个新词“后扁时代”,颇有意思。

    虽然由台译的《湖滨散记》起,发了一大通牢骚,却因为梭罗的款款言语,把焦灼的心境放了个轻缓。仿佛深夜与友人畅谈。

    凌晨五点,才昏昏睡去也。

    今日,去到Festival walk,为身上穿了好久的牛仔裤添了两个新伙伴,买了两件上衣,这应该算是我的年度shopping,花去了约500大洋。本来昨日,试过levis 的新款牛仔裤,一条就599大元,因夜受梭罗教诲,放弃了奢侈的决定。若不是实在缺裤子穿,想连买了这些都是要忏悔的。

    12日,就出发了,夜晚七点许,到达西安,沿路情形,找到机会定详细汇报一番。

    祝我一路顺风,有个好心情 *_* 另外,我真的好爱你们。

  • 2006-08-09

    林七的帽子

    第一次见林七,她带着一顶深色的宽沿遮阳帽,穿松身的格子衬衣,黑色或者是深蓝色的腰包里延伸出两条黑色的耳机线来,直达耳间。背后还有一个旅行包模样、类似于行囊一样的东西。

    那是研究生开学,我们导师主讲《比较文学原理》的第一堂课。其后慢慢的,我陆续知道了关于林七的若干事。

    第一件是,她的行囊大小的背包里全部是刚刚购得的新书,细细想来,她大概是我所见到的买书最凶的一位女士了。

    本科期间,也曾听闻一个男生为了邮购成套的诗词选集珍藏本,竟然不愿意换掉脚上已经咧口好久的鞋子。当时的我,感叹同学之中有人注重精神生活至如此,实在比我这般成天爱逛街、买些虚荣玩意儿的小女生强了百倍。

    而今,进入“研城”,林七同学在开课当天的豪举,让我流了一身的冷汗。且别说,她大批量购书的手笔,单是她在短短提到的几本常识一样的专业书籍,就足以让我花轰。

    那天课毕,我冲到北门菜市场上面的洪山书城,采购了各式书籍。至此常记得偶尔充盈书架,不论如何,至少保证懒在床上时,手边有一本可读的书。

    林七买书的狂热,是否与她的另一半脱不了干系,我不太知道。

    然而,能够确定的是,“我和某位先生又买重了好几本书,还要拿去退”,此类的言辞,我至少耳闻过两次了。

    第二件,是林七有一头又黑又直的长发,将至腰际,不是轻飘飘的姿态,倒是和本人一样沉稳得很。

    甚少被打理,天凉的时候垂在肩后,天热的时候扎得马尾也分外低调。

    毕业之时,模样依然,听她说中途整理过一次,不过风格一样。我们不常常见面,在我的印象里,它也就是一直如此了。 

    由于结婚这种繁琐的大事,毕业穿硕士服照相的机会我放弃了。前几天在林七的博客上,几经周折看到了她的照片,那压在硕士帽子下的一头沉稳而安静的长发,让我觉察到亲切。

    第三件事,是我一直想做,而未敢去做的,便是抽烟了。

    林七的抽烟和她出了名的紊乱的作息时间,我大概是最后知道的一个。

    据她所讲的,白天和黑夜颠倒的程度,已经是百分之百。

    而,喜爱熬夜的人,总是会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来,一支香烟在手旁,看着烟雾寥寥升起、消失,大概是轻松又提神的事。

    林七是沉稳的人,虽然她曾经说,自己在家和妹妹、老妈为了抢一个饺子,在脑门磕了个大包,我依然认为她骨子里透着一股安静。

    这种安静并非清秀的类型,却是大气,衬极了她略黑的皮肤。

    我最最爱的,是林七戴着帽子的模样。

    对于我来说,那顶宽沿的深色帽子,像一种遮掩的态度,底下藏住的脑袋里,肯定有各式各样、如人一样沉稳的想法,来来往往。

    个中的究竟,本用不着去猜测。展示给你的,一页页揭开的丰富的内心,更加让人惊喜。

    我和林七本来有大把的相处时间,归属于共同的导师,然而,三年之内,却并未深交过,大抵是社交氛围造成的心理隔阂,都恐惧去展示。

    后来得知她的博客,在毕业之后,才开始了真正心理上的拜访。她的文字行云踏雾,风格怪怪的,读的时候(除了我不认识的日本语日志),我却是能够感到皮肤略黑的她,沉静地坐在我面前,讲事情给我听。

    昨晚,睡到中途,觉醒,不能再眠。想起,此刻的林七八成过着自己的白日,进而想到了戴着帽子的她,在印象里,惟妙惟肖。

    无可抑制,关于林七的印象是一定要码成文字。很多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认识太深未必是百分百的好,而淡淡相识,也未尝不是一种运气。

    可惜,今日晚间,不幸被图书馆强大的冷气打败,写这一段文字的时候,脑子已然昏昏沉沉,天旋地转。混乱的文字,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如我所愿,把心里的感觉表达真切,总之,把它送给林七。

  • 当狼与羊之间,产生了所谓友爱的东西,那这应该算是最绝望的命题作文。握着笔,想把这个故事写得再灿烂些、再阳光一些,却总是免不了困境的出现、眼泪的无止境,还有一个悲伤的结局。

    《狼羊物语》(香港的翻译,英文译作Storm Night),是日本2005年产的动画电影,2006年香港动漫节,选中这一部作公映。宣传海报上清新的浪漫水彩风格,算是地铁路口的小小风景。然而我足够领略这部动画的魅力的时刻,却不是因为平面海报,而是面对“羊咩”纯真烂漫的眼睛,荡漾着水色的眼眶里透出一声:“阿~”,作为温柔的轻叹,谁也无法拒绝。

    Storm Night,羊咩与卡兹相聚在一间漆黑的木屋,彼此不知身份却款款言谈甚欢,“原来我们有这么多共同点哦,不如下次带上便当一起去看风景。”so故事这样发展。

    我看的版本是台湾配音,尤其是野狼卡兹,一上一下的语调里,夹杂着几句纯朴的闽南话,还会说:“嗨,你这个idea好跳涅~。”自我觉得比哪个配音都来得恰当。

    我很少看日本的动画,这次被它赚足了眼泪。当一只狼对羊说,“唉,我这次来本来是想带你去看满月的,可是今天雾这么的浓,只好等下次了。”当羊咩和卡兹的秘密被公开的时候,它们说,“我也想开了,我们一定要见面哦。”然后一起跳下泛滥的河水,逃避狼群和羊群的逼问、责难;羊咩对卡兹说:“不如你吃掉我吧。”……这些情节,早知是迟早,却想不到来得猛烈和浓厚。

    让我开心的是干净的结局,羊咩终于能够与卡兹坐在山顶,一起看满月的升起。看来脚本的作者并不相信绝望,他只相信在弱肉强食的规则之外,凭借爱的力量能够欣赏到最美的风景。

    如果是你,面对关于狼与羊的命题作文,那将会是怎样的呢?http://ddjoyce.blogbus.com/files/115493826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