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0

    好文靓字

      最近在网上闲逛的时候发现不少好文章,

    于是就在链接里开了一个小部分“好文靓字”,专门贴这些链接上去。

    我想,看到我最近去过的这些地方,应该会了解我的生活更多些吧。

    说不定还能看到我的身影呢:)

  • 2007-05-10

    八一八Stephany

          到底我还是中意声色犬马之类的真人秀,对全美超模大赛(American next top model)的热衷远远大过学徒(Apperentice)中的无情商战。然而,这一次第8季(我好像也搞不清楚到底是第几季了,总之是最新最新的一季,刚刚在美国放映结束)却吸引了我的全全关注。“下载狂人”的努力是功不可没的。

          最后的结局,也就是黄金学徒的人选是一位女子,她就是Stephany。她是这么多季中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选手。也同时教晓远在大洋另一端的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她是在NY处理法律事务出身,看到对她的个人介绍,应该已经处于中层的头衔。不能说她天生丽质,因为她的妆很难让人分辨其真面目,但是,化妆之后的她虽然面部以及身材都属于丰满的级别,但是表现出沉稳、标致的味道。在真人秀的开始,是一头金发,到了最后一集,她染了深红色的头发,同样韵味十足。

          一季学徒总共有13集,每一集淘汰一名纵横美国的商场精英。有时候会例外,即是当Trump先生发怒,会同时开除两个人,在以后的节目中同时开除一个team也不会让人觉得太惊讶。Stephany在初期两组人混战的阶段,并未展露锋芒,她不参与“小圈子”事务,尽心地做好自己的事,而且把握人与人相处的分寸恰到好处。当Heidi风光无限,连续两次坐在Trump先生旁边体验“fire people”的乐趣之时,基本上也没有人注意到默默无闻的Stephany,这也是我所认为的她的最明智的决定。因为事实证明,Heidi成为该组人员所害怕的对象。当最后,三个小组火拼,Heidi的搭档就拖了她下水,两人双双被炒。那名女子在“被炒人士专车”上拉着Heidi的手表示她的后悔,说:“我真不应该下这个决定,我们应该联手。”大概这样“事后聪明”的态度让委屈的Heidi哭笑不得吧。

          纵横之论,自先秦时期就已经逐渐发展起来,在《三国演义》中,辩论者的雄才伟略必定少不了纵横的眼光以及对于局势判断的精明决定。从《学徒》一路的发展来看,Stephany所作出的一个最为聪明的决定则是与其中一个强者联合一路杀到决胜局。这个人就是James,一个韩国人。这个男人所表现出的性格的稳定性超越他人之上,不仅头脑清晰,而且口才表现十分突出。可以说,Stephany所作的这个“连横”的决定,对于成败实在是至关重要。于是,他们两人联手,几乎是沿路凯歌高唱。非常顺利地就冲到了最后关头,成为胜利者的不二之选。

          可是,最后成功的并不是James,尽管他作为team的leader一直冲锋在前,表现出了无庸置疑的领导才能。然而,他还是败给了stephany,这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尝试作team manager的女人。这在《学徒》中的纪录几乎是零。最后拿到25万美金月薪的人居然从来没有做过team manager?!这对于其他选手来说,是想也不敢想的事。可是她却做到了。不仅如此,她还成为第一个从来没有被队友带进会议室的人,第一个和所有队友都没有发生冲突的人。

          想要秉承古人的“中庸之道”,并非人人都能。除非你有敖人的才能,自信能掌握统治者的大刀,让它不要把寒寒的刀锋降临到你的脖颈之间。Stephany最突出的才能是稳重的性格、睿智的判断,更重要的是无语伦比的口才。她的口才具有干练、沉稳的商业风范,而并不是文学青年出身的口吻,也不是咄咄逼人的雄辩家。她能够在幽默之中巧妙地用语言扭转局面。实在是让我折服。在最后一站中,Trump先生必须从她和James中选择一位最后的胜利者。其实她处于相对弱势,因为被指责从来没有表现领导才能。当时,Trump说:“按照你的陈述,我应该hire James。”Stephany回到:“听了我的陈述,你应该hire me, and then let me hire James。”言辞间的锐利与机智,令人侧目。

          不过,最后,Trump也是处于为难的境地,对于没有选择James他不能给出具有说服力的理由。于是有人则看到了种族歧视的影子。

  •          出奇的一个好天气,围着披肩坐在玻璃房子里,看着蓝天上飘荡的谲幻的云彩,在楼与楼之间移阿移,转眼就掠过不见了。感觉真像是温室里的随便什么花,眼巴巴的看着窗外,如果没有一个帅得要命的小王子出现,让我看一看驾着七彩云朵的孙悟空也好啊。如此一说,同屋的KiKi瞟了我一眼,这么忙的时候,你还有空思春?让我栽倒。

            最近本来想着已经是一个光明的开始,却冒出来很多突然的事。那天,他刚换上一身“战衣”,兴冲冲跑到球场上准备大展身手之时,就上演了一场“深度撞击”的好戏,他挺身上跳,另一个人刚好垂直下落,鼻子撞倒对方坚硬的手肘,当时就鼻血泛滥。那些人纷纷拖着他去看校医,血已经留得满手都是了,那护士居然还非常“程式化”的:“请排队,等叫号。”这时才暴露出来资本主义的罪大恶极:如果看不到大笔钱甩出来,就一定会秉承公正的惯例。

          这已经算是他的年度大伤了。似乎这个学期,轮流上演类似案例。Jemmy的胳膊在打球时骨折了,打了三个月的石膏;Axel的脚受伤了,撑着两条拐杖来上课……不过,经历过风雨总是会看见彩虹,等到整理鼻骨的手术之后,应该又是一个“绝世好男”了吧。

         早上忙中偷闲,去了久未造访的天涯,在闲闲书话这一栏,发现了一个讲爱情故事的好帖《不与梨花同梦》作者真是一才女,让我感受到了少年琼瑶的风范,但又没有那么酸,带着八十年代的率直,让我一路看下来。只可惜帖子并没有写完,链在这里与大家同享,一起感受一下诗文之美吧。

  • 大学的时侯,无意中看到一位极尽妩媚的女子发表在校报上的一篇小文,是以信仰为题。

     

    一位女子若是兼具娇柔的美貌与令人忧伤的才情,能够在大多数人懵懂的时侯说出:“你是我的信仰”那样的话,就会上升到让我仰慕的层次。其实,那时还在寝室坐着嗑瓜子的我,能够唱出张信哲细腻的情歌,却难懂感情这回事。即便是现在似乎过了热恋的阶段,也仍旧畏惧感情这个话题的深度。

     

    人性这回事,从弗洛伊德到马克思,也不过是有大量证据力挺的个人之见,它们能够贴近你的内心吗?又有多大程度能够开解感情之伤,能够与个人的情感体验做到琴瑟合鸣?这大概就是理论化的科学所难易企及的境界。

     

    于是,有了宗教和信仰这一说。在讲神明故事的时侯,带领芸芸众生探索自己内心的情感印记。佛家讲求“空”,基督教讲求“原罪”。对于我这样还在烟火气中觅食的人来说,又会觉得如果身上背负了信仰,未免也太过沉重了些。看得香港老电影多了,就不自觉向往“江湖侠义”的快意恩仇,而鲜有心情考虑对某一宗教以身相许。

     

    可是,当我遇到了一个香港的朋友,她牵着我的手,带我到基督教的聚会上去;然后是平和地谈吐,讲到她的体验与感受;其间,请恕我愚昧,并未看到耶稣基督的灵光,倒是看到她眉目间的一个“真”字。她是那种超越在社会规则之外的人,不像我,处处小心谨慎,生怕行差踏错,恰恰相反,她是有感言必发、有泪必流之人。前日,她不辞辛苦,为我送来一小本《圣经》的香港版。以诚挚的言辞告诉我,她为我所作的祈祷。那一刻,我为她认真的神情所折服。若,不是为了什么崇高伟大的信仰的名义,只是为了她的真,这本书我也是要好好看看才是。

     

    有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最后的结果并非自己的初衷;崇高的命题下隐藏的是微小的体会和感受。好比,我有一个朋友,她为着一位英俊的男同学而努力接近他的死党,还学习篮球,跳韵律操,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最后,那位据说英俊得好比吴彦祖的男同学去了英国。后来,我们一起喝茶的时侯,说起这件事来,倒并未见到她眼里的悲伤,反而用豁达欢乐的语气说:“至少我现在有了一个异性死党阿,而且身材……”,她用狡猾的眼神上下瞅瞅,“这么sexy!”两人于是笑作一团。

    哲学家喜欢讲求逻辑。可是情感、宗教与生活相同,并不是事事逻辑当道。芸芸众生恐怕人人都有随心所欲的时候,愿意跟随感觉,迈出步子。

  • 2007-05-06

    干冰做的凶器

            我真讨厌昨天晚上打出去的一个电话。

            本来武汉之行非常的仓促,根本没有一点点多余的时间,为了聊表心意,特地在离开香港之前,采购了一堆衣服物品,托人带回家。

              想不到,在昨天的电话之中,居然听不到一点感谢的声音,全部都是抱怨,什么不好看,应该买几千元之类的东西。

             地球的板块移动会导致火山喷发,挂了电话,我的心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贪得无厌不说,连基本的心意难道都品尝不出来吗?

             愤怒之后,是难过,非常难过,非常非常难过……

     

             本来经过一天的繁忙,心中充满的是成就感,有序地将接下来几天的任务计划完整,好好地打拼自己的生活。

             那一番话,好比干冰做成的剑,杀了人,不留下凶器。

     

             估计是太累的原因,昨天回到家看了十几分钟的电视就睡着了,一直到今天早上八点多才苏醒过来。然后,又辗转了一下,继续睡到十一点多。

             起身,冲个凉,又穿上了短裙和七分裤袜,和他一同去附近的酒楼饮茶。点的是香片,吃的是香港地道的点心。周围大多数是全家出动的人,手中都有报纸之类。两人喝着茶,聊着天,冒充了一次地道的香港人。

     

            来到学校,在网上见到KIKI,她抱怨说,自己什么也不想干,虽然论文都要上交了,但就是不想动手。听她这么一说,我也跟着懒了起来。

             可惜,在网上四处晃,看到香港同学的签名档全部变成了什么考试、什么论文,看博客的链接,除了瓷盘子同学更新了一篇,其它的都属于休眠期。有的在旅行,有的工作很忙,有的在闭关……

             还是闪闪同学的博文质量够高,总像带着海洋气息的电影镜头。

     

            心情很不好。

            想找闪闪喝杯咖啡。

            可是手头的工作实在是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这可不是藉口,是事实。

             等星期一晚上的考试结束了就好了,就会好很多很多。

  • 2007-05-05

    2007-05-05

    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了。

    早上收到一位香港朋友的小礼物,一些零食和一本港版圣经,顺带约我去基督教会参加活动。

    她的这一系列举动,如果我再拒绝实在是会心中有愧。因为她是一个十分nice的人,善良而且心细。

    其实,明天要做的事情还是一大堆。

    昨晚去旺角吃甜品,顺道买了露华浓的牛奶面膜。晚上用了一片,感觉依然是那么的好。

    不知道,牛牛和小茵用过之后感觉如何呢?

  •       格莱美的奖杯形状如同一架老式的留声机。这样的标识反映了他的某种评判标准,一定要能够耐得住时间的咀嚼,才能荣登提名名单之列。至今,格莱美已经有了47届的历史。或许,并不是每一届的格莱美你都给予了充分的关注,然而,其中获选的单曲必定有百分之八十都是曾经流转过你的心间的美丽音乐。

    Gnarls Barkley- Crazy

          网络总是可以成就平民的传奇。让太多才华人物得以绕过复杂的审查机制,直接触摸到他们的观众。Gnarls Barkley则是依靠网络成功的代表性人物,他们绝对可以算划时代的网络歌手,在全世界的范围之内,连唱片都没有出,就凭借网络下载次数空降碟片排行榜NO.1。

          这支二人乐队分别由音乐制作人---代号“危险老鼠”---的Brian Burton和说唱歌手Cee-Lo组成。单从两位人物的背景,就可以看出成立乐队的非凡野心,这绝对不是弥漫着年轻气息的大学乐队,也不是飘洋过海、一圆好莱坞大梦的天才流浪歌手,他们成熟的音乐底蕴,配合网络的群体力量,成就了网络音乐革命的传奇故事。

         单曲crazy只有3分钟的长度,但是柔和了Hip-Hop、Funky、Dance的因素;贯穿全曲的节奏性鼓点,强调了歌曲的厚重与稳定的情感抒发方式;歌手的声音起伏波动,在主调回环歌词you made me crazy的反复吟唱之中,传递一个深情的男人因为爱情而万分矛盾的心情。这种欲罢不能的爱情心态,在周迅与金城武演绎的《如果@爱》中能够看到相似的场景。

          个人的感觉而言,crazy是一首琅琅上口的歌曲,对其中的歌词也能够在听过一遍之后有短时记忆,但毕竟在它之前,已经有很多类似的歌曲出现。个性并不强烈。或者与性别有关,女子对女子,会感受更强烈一些吧。

    (to be continue)吃饭、睡觉、复习……

  • 2007-05-03

    一天头晕晕

          昨天匆匆到港参加了会议,今天则是难得空白的一天,要为了七号的考试作准备。

         然而,不知怎么,居然一觉睡到十二点钟才醒过来。头先响起来的八点钟的手机闹钟,就在迷迷糊糊之中被我按掉了。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睁大眼睛看表,才知道,早上的时光已经“嗖!”的一声消散了。

         计划被打乱。但一夜好眠让身体的状态恢复了不少,有了某种程度的轻盈感。睡眠是可以帮助脑神经恢复记忆的,希望能够对之后的考试有所帮助吧。

         中午想自己做一点蔬菜吃。于是到楼下的惠康买了红萝卜、蔬菜、香菇以及乌冬面,准备配合韩国大酱,做一份美味又营养的乌冬汤面吃。蔬菜的味道十分不错,胡萝卜透出清甜,变成红色的汤,让我突然明白为什么罗宋汤总是红红的。但是乌冬面买得不是特别好,没有过年的时候与chary一起在家吃火锅的时候选择的乌冬劲道有弹性。

         吃饭的间隙,把洗衣机打开,洗了两大桶衣服。很爱恋地拍着它的白色机箱,真是感谢它啊,省了我那么多事。若不然,岂不是得花一天的时间在这些花花绿绿的衣服上面?

          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在这样一个自由支配的一天,可以穿着超短的裙子出门,下面是黑色的七分裤。上面紧身的蓝紫色t衫配薄的毛衣外套。又回到了任意穿衣的学生状态,感觉棒极了。不过走在校园里的时候,会担心遇到老师,看到我穿成这个样子,所以总有一点躲躲闪闪。

          香港天气不错,看到元元在博客上说襄樊下过暴雨,心中在想着武汉是不是也下雨了。而牛牛也应该是今天早上到达的上海。听说一下车就要赶着做事,希望她能在晚上好好休息。

          下午发现《学徒》(Apprentice/飞黄腾达)第八季的最后一集已经出来了,让我目睹了一个魅力强干的女强人如何在精英争夺战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大的赢家。无论是外表、口才、机智、理性管理、以及快速的判断,都是一场对于普通人而言的人生大秀。关键是,从这资本主义的残酷竞争中,你所能学到的有哪些?

          相比之下,ANTM(American next top model)打的则是观赏性的牌,网罗的是娱乐的心智,而少有启示在其中。难怪在收视率上比拼不过《学徒》,毕竟,社会与商场才是人生残酷的竞争,看到有人临渊止步,看到有人韬光养晦,看到有人惟恐天下不乱,有人暗中设局,也能看到中国古代战争时期的纵横之术在商场的绝对体现。不免心中有一番概叹。

           差不多看完的时候,他回来了。比一般打篮球的时间,居然早了一个多小时。看他坐下,拿出一张纸擦鼻子。原来是打球的时候,伤到了鼻梁骨。虽然心中有些担心他的鼻子被撞塌了,但是事已至此,就也没说话。人身不过是一副臭皮囊,怎么快乐就怎么安排吧,这些小伤痛应该也算不了什么。

           可能是因为在办公室的关系,有靠背椅的争夺、鼠标控制权的争夺,而且因为还有其他人,两人相处不免有些公式化和别扭。这些避免不了的灰色时刻,是磨损感情的大敌。重复与再重复的生活场景,把什么浓郁的东西都变得有一点淡。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今天睡得太多,都有些头晕晕,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走在路上到学校的时候,认为二十几岁的人生,像摇滚乐。大概是看到周围的朋友都已经开始了人生的大方向,而心生感触。以前那些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朋友们,现在都能够独当一面,表现出成熟稳重的气质来。恐怖的是,大家都在步向三字头的路上。

           对于时间这个东西,的确是有点心寒。大概女人比男人的感受会更加深刻一些。

  • 2007-05-03

    珍珠

            虽然一辈子只过了大约五分之一的时间,所流的泪却并不少。

            年轻的心灵总是比较鲜红和敏感,对于爱与痛,都能够给出十足的反应。

            仿佛弹了一曲激昂的十面埋伏,享受情感的剑锋所带来的钻心之痛。

            若此时爱过,何患年华似水,抛我到世故的境地?

     

            那天,一场梦幻般的婚宴结束,情感似乎被推到巅峰。

            手中所握的次日的机票,如同一只琴拨,虽然是残忍的拨拉,但能够看到我们的泪。一切的感情都得到充足证明的时候,我会更轻易把它存储在心中。是的,这就是我们的泪。

            这泪可不是随便哪一个。即便,你我都哭得控制不到,即便脸上精美的妆都几近花掉的时刻。

            你穿着金色的小礼服,知道我马上要走的消息,仿佛有些张皇,却暂时看不到任何奇怪的表情。

           你匆匆忙忙地,仿佛要面对突然变乱了的计划,拉着我的手走来走去。

           他走过来,你孩子似地告诉他,我要走了。

           我看不见你的脸,却能感觉到眼里转动着无奈的慌张。

           筹划了偌大的一场婚宴的你,怎会为了一个人的离去而不知所措?怎么会忘记了如何笑盈盈地送她到门口,说一番客套的话呢?你怎么就忘记了利索地离别,然后快乐自己的快乐去?

            他听了,搂着你,看着我说,多呆两天吧。

            我摇头,这一切已经不在我的决定范围之内。

           

            我们三人奇怪地走到门口,他去拦车。

            穿着金色小礼服的你,和穿着黄色裙子的我,站立在酒店的西洋柱子前面。嘴巴里说着的话,大家未必真的在听其中的意思。

            丢了自己的时候,就会这样不停地讲一番话,企图挽回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终究是觉得无助,我抱着你,你依旧是喃喃自语似地讲话,但眼泪已经从我的脸上流下。我只是紧紧地抱着你,不想让你看到我的泪。

      

             你也哭着。两个人都颤抖着。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明知道这面前的离别是那样的短,几个月而已。

            在我心里,看着你的婚宴,似乎让看着自己的妹妹有一日完美地成为新娘,成为他人的妻子。尽管,你总是会强调自己才是那个姐姐,用骄纵的表情狡黠地训斥我,而我相比你的聪明机敏,是那么地不善言辞,只会慢慢地笑着,用傻傻的语言狡辩几句。

            姐姐妹妹,只是一个称呼,我们从来没有如此称呼过对方。只是想保护一个美丽的女子,让彼此快快乐乐地渡过年轻的时光。

     

           我们互相擦着眼泪。那一刻,泪水汹涌,看着狼狈的对方,心中能够明了看不见、摸不着的感情。

           这是多么有魔力的东西。

     

           当我走上你婚宴的舞台,掩饰着颤抖的心,拿起话筒说了一番言简意赅的话。在想这番话之前,我在回忆我所知道的你。

            我们第一次认识时,感叹你如同小公主一样的美。大大的眼睛,樱桃的小嘴,可爱的心,调皮的嘴,乖巧的眼神。我们以前最津津乐道的回忆,是坐在校园路边的台阶上,一边为着军训教官的离去流眼泪,一边吃着大的鸡腿。

            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应该得到最幸福的生活,和最美丽的爱情。

     

           那天,我们站在酒店的门口,不停地流泪。因为那是如此快乐的一天,得到了爱情与友情,两颗珍珠。

           茵,祝你幸福。

  • 2007-05-02

    补说

    本来29日当天就写完了下面的流水帐,但是居然怎么也发布不了。

    很强烈地打击了我勤快更新博客的信心呀!

    刚刚看到闪闪博客上的一片绝美的文字,非常强烈地刺激了我。

    这样的东西,我咋就写不出来呢!5555,真是欲哭无泪呀。

    感谢Treacy的问候,真是暖心呀。

    我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居然也能够有如此的优待…………

    再感动地流泪一次。

    等我7号考试完,我就要做很多事情(麻烦大家想像一下我坚定的表情)。

    很多时候,觉得无比的温暖。

    在此,向所有的朋友问好。

    瓷盘子的签名档好像是五一你们干什么?

    我现在开始就是准备考试啦。

    人们常常用凤凰涅磐来比喻忍受苦难,考试就像是严酷的考验,但凤凰能够被烧那么多次还不死吗?

    看来,还是西西弗斯的神话更能道出无奈之中的坚忍。

    一起努力吧。

  • 429日到武汉,52日中午即返。

    行程紧张,加上香港五月一日期间并没有黄金周的假期,而是只过劳动节一天的假。

    所以在回到武汉之前,必须处理完相关的事务,如若不是,必定后患无穷。

    28号晚上回到家,带着shopping来的一堆东西,收拾行李,冲凉洗头,感觉有一点晕晕的忙碌与喜悦。

    这是最好朋友的婚礼。

    眼见一个美好的女人出嫁,大概是中国人心中最传统的庆典。于是,即便劳累一天,仍旧沉浸在快乐的感觉之中。

     

    这次选择了从香港机场出发。

    一个人2200元的来回机票,刚开始是觉得奢侈得不行。但一趟下来,居然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决定。

    我们买的是双程票。香港的票务服务十分周到,打电话过去订票,服务员会亲自把票送到办公室来。然后当面钱票两清。

     

    为了尽快到达,于是选择最早的一趟航班,850起飞。

    夜晚折腾到两点,才打点好一切行装。而大约五、六点钟就要出发。所以他看着电视说不睡,而我实在是在星期六太劳累了,所以到床昏昏睡去。

    那时,明珠台正在放经典的老电影。这是星期六晚上的固定节目。而且电影往往是经典之作。

    以前,习惯晚睡做夜猫子的时候,常常受惠于这档节目,比如,亚当 桑德勒的电影《婚礼歌手》让我深受感动。

    那天晚上放的片子我似乎看过了的,然而印象模糊,说不出来的熟面孔的演员以及情节。

    讲的是陪伴妻子生产的丈夫,亲眼目睹女儿的降生,也在同时必须接受妻子的离去。他嚎哭的那一刻,心中感叹人生的残忍。

    似乎之后,还有一部好片。因为我在五点被叫醒的时候,看到了好莱坞招牌影星的身影,随后一分钟的光景,就显示结束的字幕了。

    他一夜未眠。

     

    从来,没有在这么早的时候,面对香港的花花草草。

    途径的石硖尾公园,已经有了很多晨练的人。

    周围的树木还是安安静静的样子,然而鸟儿已经是在十分欢欣地叫了。由于没有阳光的燥热,没有来回的车辆。此刻才体会到“自然的音乐”是如此怡情。

     

    经过城市大学学生宿舍下的公园时,看到了三个夜归的学生,不紧不慢地走路与聊天。衬着还没有天光的景色,很容易就让我回想起曾经爬墙回宿舍的时光。

    这种超越常规的行为,真让人留恋。

     

    可是在公园之中,却听到一个人在大声地哭。

    我不确定他是在练声,或者是某种养生方法,但那种真切的一唱三叹的哭声,把每一个声音的细节都传播得清楚。

    我走到某一个方向时,这种声音震撼自己的耳膜,让人觉得阵阵寒意。

    可是,多久,我们都是偷偷地哭呢?

    有了委屈,大多数都会缩回自己的小壳,静静疗伤。

     

    在清晨等待去机场的巴士,看着橘红色的街灯对比海蓝的天空,灰白的公路对比略带雾气的绿树,十分美丽与诗意。

     

    然而,从石硖尾公园直通机场的巴士E22却让我们有望眼欲穿之感。

    终于在615的时候等到,一上车就发现楼上楼下已经坐满了人。

    大家都十分安静地继续着昨晚的睡眠感觉。

     

    幸好行李不重,用八达通拍了18元,站在前排,他扶着扶手,我靠着他。

    看着车辆在十分弯曲的高速路上穿行。

    约十分钟就要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实在是困。

     

    站着怎么也不可能睡得太沉。

    醒的时候,恰好经过青马大桥,眼见下面大面积的物流港。

    看着高耸的机械臂,整齐排列的货柜。灰白的水泥地上闪烁的指示灯。

    这井然有序的景象,让我头一次为了科技而感叹。我想到了“现代化”这三个曾经被我视为洪水猛兽的三个字。头一次感觉岛它的美。

     

    去机场的巴士,一路开得十分平稳。

    车辆十分遵守秩序。有一辆E11一直都在车前,但是大家都保持着相当的速度,也没有超车。

    这是流畅的旅程体验。

    途径一些著名的景色,比如昂坪缆车、美丽的海景……

    在海滩的边上,有一对情侣相互依靠而坐,还说着悄悄话。

    这是七点钟的时刻,我所未能想见的浪漫事件了。

     

    这躺巴士大约7点的时刻到了机场的候机楼下。

    可能是因为早上出门吹了风的关系,临下车觉得十分不舒服。

    几乎是奔下车,就蹲在地上,要缓一缓才能恢复到自然的状态。

    令他又急又气,因为我总是会在旅途的过程中出现一些异常的情况。

    记得第一次去北京度暑假,就是买了N多的零食,在火车上“练摊”,结果肠胃炎病发,还惊动了列车长,让我免费由硬座升级到了卧铺。

    我想,这件事情给他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大约过了五分钟,状态有所恢复。

    于是,两人一起步入美丽的候机楼。

    恩,旅程开始了呀。

  • 2007-04-29

    飞行以前

    429日到武汉,

  • 2007-04-29

    2007-04-29

  • 今天晚上最后一节课,拿到了第一次assignment的成绩。

    做这个assignment,是大约第二节课之后。

    那时我懵懵懂懂的。

    今天老师拿出一沓作业时,我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

    本来以为自己肯定挂,因为两个月前相比现在,更是差劲。

    想不到一个B字,安慰了我许多。这意味着一个学期下来,这门课,我全线作业成绩拿B。

    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肯定了。

    最后,有一个同学问到这个教授在另外一个时间上的一门课。

    虽然,那门课中也有一个部分是与法律翻译相关,但难度远远低过这门课。

    难怪,环绕四周,在座的都是进入律师行的人士。

    想起自己当初的不知死活,感觉怪怪的。

    于是,今晚我想给自己一个稍微不错的评定。

    毕竟,同时经营三项事务,对于我,已是极大的挑战了。

    (疲惫至极,有点语无伦次了都,见谅阿)

  • 2007-04-21

    Assignment来了2

    《死神来了》这部被大部分人认为是佳作的恐怖片,在每年的暑假总是能够成功地攻击观众脆弱的心灵。而今我不得不想起这部片名来,因为这个星期,assignment又来了。我真想像周星星一样跳起来对老师说:“又来?”

     

        上个星期熬夜到三点的状态终于在连日不错的睡眠中得到改善,星期四忐忑不安地去上课,心中包含着对于自己作业的无限否定;老师判给我的作业姗姗来迟,在第二个小时,才派发到我手中。当我看到两个B的时侯,心中是多么的开心呀!要知道,这可是我从未接触过的法律案例,我从未尝试挑战的复杂句法以及翻译,坐我身边的师兄也是一样的分数。虽然,班上有同学得A,可那已经是从事法律行业很多年的同志,我的心中充满了高兴。可是,我却能够感觉到,他希望我能够得到更高的成绩(原因见后附小记)。

     

        于是,assignment又来了。更恐怖的是,居然又有一个选择性的作业和一个强制性的作业。而且上交的时间也是一样。天哪!我……想起一首词来,竟无语凝噎。着注定着将又有一个痛苦的夜晚,期望,这次assignment2能够和1一样“卖座”。

    ---------------------------------

    那天令老师失望后,所写烂文之部分:

    Second chance, last one

      

       He said, do you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xford University and the City University?

       Some students answered, much better! We laughed at that time.

       But the Professor was so serious. He told us, the important difference is, if you were in Oxford, you would be flung out!

       That is the real truth.

       I had not thought about this question since I used to find excuse for myself.

     

       It began from a tutorial assignment.

       Professor was so nice. Considering our part-time identity with limited study time, he assigned an easy homework.

       As the plan, I should submit the answer sheet before Easter Holiday. But, I did not recall this thing until the day before.

       The same as you can imagine that I submitted a careless answer which disappointed our nice teacher.

       He said, I want to give you high grade, but I can not.

       I even made stupid typing mistakes!

     

       After the remarks mentioned above, he gave all classmates the second chance. We can do another optional assignment. According to this, he will use the higher grade.

       So, no excuse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