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到半夜十二点,麦当劳最动听的爵士乐曲便从电视的音响盒子中飘出来。
     
    我所见到的香港版广告,是西装革履的月亮先生,用婉转的男声唱:“为午夜喝彩,日与夜照开……come down to MC tonight~~~~”
     
    《不能说的秘密》已经尝试用音乐挑战时光之流,而麦当劳的主题歌则是施展了“致命的诱惑”,大有希望全城人民在半夜十二点爬起床来去吃汉堡包和薯条的意思……
     
    这种语言的催眠术,理所当然对生活有潜移默化的作用。
     
    至于影响到底有多大?两三年之后见分晓。大概到彼时,人人都变成猫头鹰似的动物,习惯夜间觅食,而我们的健康模式也逐渐被粉碎了。
     
    怪不得,昨天经过朗豪坊里的意大利餐厅,居然有推出所谓“猫头鹰套餐”……
     
    于是乎,我痛恨麦当劳的魔杖,虽然五次我都使用意志抵抗住了诱惑,但至少有那么一次我缴械投降;
     
    至于把美好的声音贡献给麦当劳的陈奕迅,是当之无愧的靓声杀手……
  • 2007-08-16

    舒缓神经之旅

    我想,总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年我会很倒霉.

    但是没有关系吧?

    人生的终极意义,我是分析不来的.

    总之不是做坏事,伤害别人,假惺惺,利欲熏心....

    遇见这样的人,真是没有办法.

    只是,如果我什么也没有了.

    一定要有两个朋友在身边,愿意听听我发牢骚吧.

    至少还得有个人给口饭吃吧.

    唉,起起伏伏的人生,真是没有办法.

    说这么多,是因为今天心情的确不算特别好啊.

    于是决定喝杯冻奶茶,然后开始干活

  • 2007-08-14

    想我没?

     

     看着自己的blog全部是因为自己记性太差而必须写下的电影纪录,觉得很没意思,还是发点自己的图片吧。我知道肯定有朋友在想我了(一定的,对不对?),所以发点好玩的图。

    超级马力,喜欢吗?在我曾经有一个gameboy的时候,我成为了玩这个游戏的高手。

    黑人歌手超级酷,黑人女歌手超级性感;其实并不知道这家店铺是卖什么的。

    在外吃饭,我很少点沙拉,因为担心蔬菜没有经过耐心的清洗。但是CPK的都华夫沙律是到目前为止我最能够接受的沙拉。

    香港是个很有魅力的城市;虽然我不是百分百地喜欢她,但我很庆幸自己能够遇见她。

    Rice Paper里的黄咖喱海鲜。虽然之前有朋友推荐澳门船园餐厅,但试过那里的葡式咖喱螃蟹之后,还是觉得越南的咖喱风味更合我的口味;因为葡萄牙的咖喱放的洋葱太多,而泰国的咖喱油性太重,还是越南的咖喱因为有椰汁的关系口味更醇和。

  • 2007-07-24

    非礼与被非礼

    背景:下午茶时间。

    男:“你知道我今天坐地铁过来的时候发生什么事?”

    女:“你被非礼了?”(抱着一只酱烧鸡翼大吃特吃,调侃说)

    男:“是的!”

    女:嗯?(心中顿时有了听下去的兴趣)“怎么回事?”

    男:“今天有个女孩子穿的裤子,简直都快要掉下来了……。”

    女:打断对方的话,手中抱着鸡翼不放。“等等,你搞错了吧。你说你今天‘被’非礼了?”

    男:瞪大眼睛,“是啊!”

    女:“你是不是已经不会讲话了?什么叫‘被’非礼了?这个‘被’字你明白没?是别人非礼了你,而不是你非礼了别人!”

    男:“是我‘被’非礼了阿!那个女孩子,天,裤子穿得都要掉下来了。PP都露出来一半!(一脸无辜的样子,讲完了故事,开始专心吃凉粉冰。)

    女:本来想善意地提醒他,其实用“臀线”这个词会更文雅,不过想想作罢。笑,“那也是那个女孩子吃亏阿,你被非礼个什么劲?”

    男:“关键是我不根本就不想看啊,谁愿意看那个阿?……”

    ---------------------

     不追究,到底男人是喜欢看,还是不喜欢看。

    至此,才觉得,男人非礼女人的时代真的变了,女人也可以视觉占领男人。不过,想想,武则天就是一个最大胆的例子吧。

  • 小徐说,电影因为有声光电的综合技术支持,还有造型和美术道具的精彩配合,变成影象画面之后,只会比文字的描述更有想象空间和更有感染力,因为文字是静止 的,而在电影画面中,演员的表演是生动的,同时在某些特定的情景和情境中,再辅以音乐、声效和特殊镜头影象的烘托,会使观众更加如临其境。

     

    电影和文学,对于私人休闲时光的运行,应当算是兼容的硬件。不看书有电影,不看电影的时候,点上台灯,和文字谈谈情。

    电影导演在话筒和摄像机前的话,当然摆脱不了力撑声势的嫌疑。是人都要吃饭和赚钱,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像壮壮,十年磨一剑。于是,看了上面这段话,并非觉得有什么难以平抚的话要说。只是胡思乱想,随手记录下来。

     

    电影的具象化和文字的抽象化,确是水火不容的状态。但所有顶级出色的导演,总是喜欢挑战具有难度的事。

    我曾经在离校之前,问过我的老师:对于我以后的工作,有何忠告?她想了一会,认真地告诉我说:“在任何地方,要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人。”她当时讲话的声音以及语气,历历在目。这句话,也成为我的处世规条。不轻易说,但言行秉承。

    而对于那些导演来说,能够驾驭图像,使它们在具象之后走向抽象的情愫才是最高深莫测的武功。电影这个离奇的世界永远也离不了这批用图像写诗的艺术家,若说香港,王家卫是典型,而若说久远一点,《蓝色》则是更生动的例子。

    或者你什么也没有记住,但偏偏中了他们的毒。

     

    去电影院看电影,买了票,带上水;如果是商业大片,别忘记爆米花;如果是悲情小语,别忘了手巾,顺带一个强壮的肩膀。看起来就是一场预谋,排队进场,因为电影院内舒适的布置而心情暗动的人,都早已准备好了接受一场侵占。

    在黑暗中,五官接受声光电导的洗礼。

    目前还没有大规模出现嗅觉的电影,其实《香水》这部电影的问世,还留下了谜,能够让人痴狂,常性大变的香氛究竟是怎样的呢?

    出了影院的门,我们在紧接着的一段时间之内,会交换一下自己对电影的感受,然后呢?这种感觉会被很快抛弃,就像我们陆陆续续扔掉手中的汽水杯一样,瞬间蒸发了。

    当然,我们多了一点谈资,会显得我紧贴时代,至少不是不问世事的书呆子。

     

    可是看书呢,没有什么娱乐可言。许多时候,甚至目的性也都不甚明确。本来看的是钱钟书的《管锥篇》,突然想起来要去翻阅一下宋词,也是常见的事;这一页为作者学识的渊博而折服,那一厢又钦佩起作者在乱世中冷清著书的学者气,或许就此放下书来,写一小文,权作心情记录,也未尝不可。

    于是看书的自由,可见一斑。

    能和所有人谈起来的事,必非发自内心。如果哪一天我读到《陶庵梦忆》,却为这种借写物来忘情的做法,感到悲伤,肯定不会四处宣扬,也不会大肆谈论。至多,与友人寥寥数语,算是交心的话。

    情绪才是珍藏。

    这便是抽象化的好。单就这一点,看书好比进了超市;而看商业大片就一定是进了黑店,消费是一定的,到了该流泪的地方,该血压上升的地方,就得这么干,哪里有得选择。出了店门,收获的东西少极了。

         所以,我觉得,研究电影的人,一定不是在电影院中熏陶出来的,除非他记忆力不是一般的突出。而那些抱着审视的态度,摒弃了享受的观点,冷清分析的人才能如此。就我个人而言,喜欢手上拿着转盘设置的遥控器,在一片明晃晃而没有食物的气味的环境中,对待电影。手边是一支笔,一沓纸,如果嫌写字慢,那就调动现代化仪器,带上录音笔和一台记本吧。
  • 在一天之内经历大喜大悲,是非常伤害神经细胞的事。

    7月12日,目前为止是我最难忘的日子。

    早上我迎来了重大的发展契机,晚上我收到外婆去世的消息。

    当时人呆立,呼吸困难,舍下所有事情,只想回家呆坐。

    什么是死亡呢?

    就是一个刚刚还跟你讲话的人,看着你笑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你看着她的脸,如常。只是,她不再爱你,不再感应到你的存在。

    我流泪,都不再有用。

    世界是不是分为两个房间。墙壁厚重,隔绝一切声音,一切气息。

    她们离开了我,从这个房间,去了隔壁。

    但是我再也看不见她,再也不能够听她们说话,再也不能被她们所爱了。

    我固执地相信另一个房间的存在。

    闪闪说,她喜欢香港的冷漠,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我亦是。

    我任由自己的精神萎缩而瘦弱的在身体内摇晃,不为人知的伤痛。

    用距离医病,用书本疗伤。

    《一个人的七张面孔》,告诉自己,关爱身边的人。 

  • 最近停下了很多正在进行的事,每天恍恍惚惚好像一场梦。

    难以分辨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幻的。

    食物难以下咽,舌头仿佛麻木,身体希望旅行,大脑期盼能够快速充电。

    这简直就是一个充满幻想的月份,像一杯凉掉的咖啡。在一个阴雨天,一名女子,用闪着寒光的匙羹,漫不经心地在黑色的咖啡里搅出一个又一个漩涡。她的面前却是一个不说话的人,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季节。

     看书吧。卫慧的《欲望手枪》、洁尘的《黑夜里最黑的花》、《轮椅上的巨人》、佛家的《人生十一难》、《山海经》、《明朝那些事儿》;

    看碟吧:《看上去很美》、《老港正传》、还有两部血腥吧唧的恐怖片。

  • 2007-07-05

    平淡好

    看到大家的留言真开心。图片里的生日蛋糕不是真的吃了,只不过随便吃了块小蛋糕。

    因为别人都说吃甜食会导致皱纹很快产生的,所以当某人一定要买一个大蛋糕时,我简直觉得就是我身材的灾难。

    这个生日很平淡的过去。多好呵。

    那天还在跟牛牛说,所谓的幸福,并不是极致的快乐。因为快乐过后必定是失落的空虚。

    还是平淡好,平淡好。

    你了解我的懒惰,只会在远方的城市,淡淡地想起我。

  •     今天打开QQ就看到了小老鹰一番煽情的话。然后看到了牛牛的留言。我相信有很多朋友看到了这一段,都会在心里面默默对我说生日快乐的吧。你们都是善良的孩子呢。

        朋友教导我永远也不要害怕衰老,因为这短短的一生,是为了成就自己的梦想而存在的。

        接下来的一年,我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去做。

        当然首要的一件事,就是照顾自己的身体,健健康康的。

        其次,就是一定要有一次浪漫的旅行。我所谓的浪漫,可以是和密友出行哦。

        再次,就是好好打拼,因为,在我的脑瓜里,有很多梦想要实现。

        在生日的这一天,也祝福所有的朋友心想事成:)全部都顺顺利利,开开心心的。

     

    蛋糕来了………………

  • 2007-06-23

    谢谢

    ……………………谢谢……………………

  • 六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三分,我发觉自己坐在冷气房子里,感到寒冷而且有点寂寞。

    寂寞和孤单是如此的不同。

    她曾经深情款款,也曾经怒目相对。

    于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适合生活在仇恨之中。

    而坚硬的冷色调是不是更能强调自己呢

    这两天会回想自己疯狂抽烟的一个晚上。

    那是在丽江嵌雪楼的天台,背靠着圆圆的大柱子,看着远处的雪山。

    半夜三点的时刻,还有醉酒的人敲打着宾馆的门。

    于是一个晚上,烧掉了两包烟。

    其实我根本就不会抽,已经把舌头抽得没有知觉,还觉得很烫。

    一边抽,一边流泪。

    那时坐我对面的还有一个人。

    我觉得自己会间歇性的大哭。

    现在就觉得自己会如此。

    所谓的残酷,是一种毁灭性的力量。

    它可以从自己内心迸发出来,愿意毁掉一切。

    可是永远也不会让别人看到眼泪这种懦弱的东西。

     

  • 2007-06-20

    2007-06-20

  • 2007-06-20

    2007-06-20

         说是奶奶,其实应该是外婆。

        小时候,总是觉得她干什么用炒菜的勺子往我碗里舀菜,让我端着一海碗饭狂吃。现在回想起她去年知道我回家,特地煮了莲藕汤,用大碗盛了,端过来。味道是那么好喝。眼前就发酸。

       事情来得太突然。下午本来还好好地聊着天,马上就天昏地暗。

       希望自己接下来能回家呆一段时间。

       这两天我的人缓过来一点。都说人就是如此,到了一定年纪,就面对生生死死的事。但我与外婆、外公感情极深。虽是如此,也不能伸手挽住生命的消亡。

  • 2007-06-17

    今天晚上得知奶奶病重的消息,心碎难当。

    本身就背负太多记忆,残喘前行。

    当初她对不谙世事的我的责备,她曾经痛哭的样子。

    都刻在我心里。

    表弟说,奶奶年纪大了。

    一句话,让整个世界都成了灰色。

     

  • 2007-06-17

    逻辑测试

    对于逻辑性的关心,已经是做各种研究、写论文,甚至是日常blablabla讲话都要关注的问题了。

    刚刚好看到一个逻辑测试,发上来:

    http://jw.nju.edu.cn/jk/content/extra/logic.htm

     

    after about five minutes, you will be frustrated!

    by the way, my score is 7, within the excellent part.

    it really surprised me, haha, maybe somebody like Miss Shane can do it much better^^^^^

    (chinese type wirting can not work^^^^^^^^^^^^^^^at this mo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