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11

    贪念

    都说秋天的时候,应该重新思考人生。

    上一年应该得到的已然揽在怀中,而下一年则充满了茫然未知之感。

    坐在批萨店中,恍恍然与他聊起以前在学校吃饭的“递进算法”:从学子餐厅的顶层,到沁园春的小炒部;从东门的炒饭到三五、艳阳天;从肯德基到必胜客……再想到,初初到香港的时候,在人群中显得如此弱小的我们。

    一眼望去,从别人眼中看到晶莹的亮光,那是一种坚定,很难言明。

    然而,有人又说了:“你所追求的,似乎已经是‘贪念’。”

    最近思想又糊涂起来,一味只希望做好2007年最后一个半月应该做的事。

    谁能分辨得清楚:梦想与贪念,究竟有多少百分比的重合呢?

    ps:瓷盘子、牛牛、元元…………还有很多人,你们的关心我收到:),会常常找医生询问健康状况的。你们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最近有一段时间没有上来看看了,所以没有回复,不好意思~~~

  • 2007-10-20

    我回来啦!

    虽然只不过是短短四日的行程,

    居然觉得好像有一个暑假那么长,大概是因为旅途欢笑不断,而且内容丰富的缘故吧。

    这次去泰国,有个私心,就是下一次可以用更长的时间、带领好朋友到这个东南亚的国家一游。

    照片正在整理中,心情也仍旧处于极佳状态。

    虽然,虽然,假期就要结束了。

  • 2007-10-12

    2007-10-12

            今天順利拿到泰國旅遊簽證  加上泰國航空黃色的機票 十月的短暫旅行近在咫尺

     

  • 2007-10-02

    Cartier,卡地亚

    《色·戒》中那一枚令人惊艳的钻戒原来是出自卡地亚的手笔。

    在电影开头,麻将桌上的戒指秀场,已经听闻鸽子蛋的名声。

    在不起眼的珠宝首饰铺,由大鼻子外国人拿出来,摆在红色的丝绒上,又是一番素净的美。

    “鸽子蛋?”她不竟讶异。此时的窗外,可是乱世。

    都说,卡地亚那颗粉红钻的红,不浓烈,不俗气;只是清谈地透露着令人难以抗拒的内敛光彩,甚至不及她的嘴唇的红度。

    可这红又不够热烈,有些冷,有些藐视他人的味道。

    之后那枚粉红鸽子蛋有碎钻相拥,设计典雅而霸气无限。

    与一个集权力、欲望、冷酷于一身的男人的目光,在逼仄的阁楼上,逼迫女人投降。

    明知那美丽的石头终究不属于自己,却还是信了“带着它,我会和你一起”,这句话的真切。

    最后,这枚粉红钻,躺在他暗黑色的办公台上,肆无忌带地发出摇摆的声音。

    当初,他说,你以后永远也不要进这间书房。

    而今,还不是堂而皇之地入到此地了。

    谁胜谁负。很难说得清。

    说他们是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虎与伥的关系。听起来残忍,可是,没了谁,令一方的存在定然是走肉行尸。

    她的聪明,就在于清楚知道自己的价钱。连一缕香魂也搭上,为的是刻骨铭心。

     

    当大鼻子外国人拿出锦绒盒子,那盒面上有不太清晰的Cartier字样。没有喧宾夺主,一味卖广告的嫌疑。

     

    今日,看到有关《赤壁》的新闻,林志玲的小乔造型曝光之类。顿然无趣,倒是林志玲够爽快,说自己想与梁朝伟拍床戏。但,演技太重要。花瓶,太不重要。

    汤唯,把角色拿捏精准;梁朝伟,突破了暗淡的周慕云,开始尖锐起来。

     

  • 询问一位刚刚到美国的朋友近况如何,她说:“我刚刚把蛋糕放进烤箱”。

    如同在说,此时此刻,我正在吃时间的甜品。

    这是一种奇妙的时间态。

     于是一时间有点恍惚,当我用手拂过额头的乱发,你是否正静静地等着红灯?

    当我正漫不经心地吃着一瓣酸甜的桔子,你是否经过那道Y字形的大门?

    而当我夜间辗转的时候,你是否看到了窗外异常清晰的月亮呢?

    似乎每个人都在烹煮着时间的咖啡,

    有时会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读到一位女孩子的诗作。

    她说:禾与火,是秋。

    秋叶流坠,片片相思,是愁。

    初看,以为又是青春期的惆怅,一眼看下,却与情无关。

    像日本的青梅酒。

    接下来的十月假期,不知道期待的旅程会不会开始呢?

     

  • 2007-09-24

    幸或不幸

    得到我,幸还是不幸?

    失去我,幸还是不幸?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会伤心吗?

    如果有一天我真地离开了,你会等我吗?

    你会伤心多久?

    你会养一只狗,细心地照顾它,让它陪伴你吗?

  • 2007-09-22

    说话有趣

     
     
    最近得到新的机会免费学习西班牙文,一向稀里糊涂的我做出不少糗事。
    第一堂课没有去,所以错过了最基本的字母学习。
    第二堂课刚刚坐下,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就被大眼睛的西班牙文老师叫起来:“这位新同学,你来试试吧!”
    只知道自己愈来愈不知道怕丑是什么滋味,明明知道会犯错,也还是大声地念。
    西班牙文字母的发音与之前学习的法文字母发音,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令我非常糊涂。
    读到字母G的发音时,我根据一位同学蹩脚的注释,读出来的发音居然是:“gay!!!”
    全班同学都哄堂大笑…………
    不过,连我自己都惊奇:居然没有脸红,与他人一起笑;然后还是大声地继续犯错。
    因为,我记得一句话:偶尔犯错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今天睡了大懒觉,很开心地喝下午茶。
    拿出copy同学的第一堂课笔记,看到G字的读音,又忍不住笑了。
     
    另外,常常用粤语与他人沟通,免不了也有犯错的时候。
    有一天早上,遇到一位香港的朋友,她问我是否已经收到一份文件。
    我回答她:“我已经有着……”
    她随即笑,还开玩笑说:“阿?你有着?恭喜哦……”
    事后,又有一日与一位朋友谈话,
    也是提到某份文件,我又说:“我一个都某……”
     
    想到这些事,自己也觉得十分好玩起来。
     
    不过,说回学习语言,比如西班牙文,我并不认为自己有一天会用西班牙文与他人沟通。
    而只是觉得学习语言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好比,学完西班牙文之后,又马上去跳拉丁舞一样,感觉好玩极了。
     
    今天在买脆脆米饼的时候,
    又想了想自己游览其他城市的可能。
    虽然目前只是想想,也觉得很幸福了。
     
  • 2007-09-15

    山水無數

       “东边路、西边路、南边路,五里铺、七里铺、十里铺,行一步、盼一步、懒一步。霎时间、天也暮、日也暮、云也暮,斜阳满地铺,回首生烟雾,兀的不、山无数、水无数、情无数。”

        读到元曲中这几句,思想远行。

        如果我想到了曾经认识的一个人,想到放低心中的执念。你又想到了什么?

     

      

  • 你現在在哪個城市。

    一個黑色的表情,懸浮上來。

    讓我怎麽答?

    最遠與最近的距離。

  • 2007-09-01

    想念,一点点

    每天晚上,对着浴室的镜子,非常粗鲁地擦干脸上的水珠;

    盯着自己的眼睛,就会突然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数千里的距离;

    飞机,一个小时;

    摇摇晃晃的巴士,一个半小时;

    装满了乡音的汽车,一个小时;

    步行,十分钟,我就到达了她的住所。

    每天晚上,恍惚之间;这旅行的过程就在脑子里重演一遍;让人觉得晕晕的,酸酸的。

    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所发生的变化;没有人的土地,在夜晚崩裂了一条细缝;

    我很忙,没有察觉。

    忙到,每一分钟都在接受信息;忙到,每一秒钟都为将来打点。似乎。

    只是,有那么一点点;隔了千里的路程,我感觉到她离我而去。

    这个事实,像一把铁质的汤匙,摆在我的白牙齿面前,我不禁有些齿冷。

     

    有一天,看到电视里,一个女人说,我永远也不会习惯失去他。

    我记下了这句话,心中感觉却并不强烈。

    因为,我想我会习惯失去她。

     

    死亡可以教会人们很多事情;过了,十多年,再次面对。

    感觉很不一样。

     

    我会想到,他们,她们都会离我而去。

    我会想到,老了的我,面对第三次死亡的我,是不是已经习惯了这些永远的离开。

    我是不是可以去一个更远的地方?

    远到自己也对时间的距离失去感觉,对空间的距离失去感觉。

     

    不知为何,昨天会突然想起很早以前的一部电影。郭富城为报社写评论专栏,有个奇怪的名字,叫“月经”;陈慧琳也为报社写稿子,栏目的名称,我不记得了。

    有一天,陈慧琳丢了一把白色底,黑色圆点的伞。她很伤心。她说,当它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不曾觉察它的存在;可是当它从这个世界消失,我开始疯狂的寻找它。电影院、垃圾桶,路边的长椅。最后,我还是失去了它。

     

    不知道灵魂是否存在,不知道,她们是否安好。

    十几年前,教室外面的那个身影,或许真的是她;

    又或许只是另外一个人的谁谁谁,留给了我刻骨铭心的错觉。

     

    有一天,一位朋友看到我的化妆包,睁大眼睛看着我,你用chanel,dior,mac……。

    那天中午,她说到,自己的爸爸妈妈看到自己学习很辛苦,非常心疼。

    那时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失去左腿的人,脸上笑着;却永远用嫉妒的眼光盯着他人的双腿。

    西班牙海鲜烩饭,与泡面,我不觉得有很大区别;

    十平米的房子,与三室两厅,我不觉得有太大的区别;

    我也不觉得,穿prada恤衫的女人,我需要羡慕。

    我只是

     

    似乎是上个月,她问我: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吃得好,穿得好……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我当时回答她,我活着是为了知识。

    然后,我们大笑。

    其实,我的确不知道答案。

  • 2007-08-30

    fuzzy

    其实,这两天真没有心情更新博客。

    正看着一本很令人头痛的fuzzy grammar,冲好了一杯茶;

    突然听到闪闪说要我过去玩,我回复她:“好。适当的时间。”

    看着这几个字,才觉得自己慢慢变得奇怪起来。

    对于已经以心相许的朋友,似乎过多久我都会很安心;我喜欢等待某一个恰当的时间,然后打电话或者造访。看起来的确奇怪。

     爱,有时很亮,有时很暗。

  •  兩片簡單的香草麵包。

    充滿清新肉感的三文魚,

    兩三片與健康有益的綠菜,

    以及,

    番茄的juicy紅。

    心形,倒在浪漫的懷中。

     

  •  

    再看两年前,云南的自己。

    才发觉清淡的人更见美丽。

    而此时不同彼时。

    彼时无钱无依,只有寝室、好友;惟有胡闹、小吃……

    至于爱情,遥遥一隔,竟然纯美许多。

    于是笑容很淡,不对镜头;不知漂移到哪里去。

    前两日,电话中对朋友说,找到真实的自己。

    仿佛睡醒的人,发掘了自己对抗孤独的坚韧一面;

    如钢似铁,大有抛弃一切向前的猛劲。

    曾有人批语给我,生气地指责: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幸福。

    勇往直前,就得付出这样的代价。

    捂着头,喘气。

    想想过去的自己,可以平缓急躁的心情。

  • (注:引自《苹果日报》)

    做本土运动是很难的事吧(我政治冷感,还未参加过);

    如果已经被社会划分到“普罗大众”这一群,要与金融财团的前进步伐抗衡,惟有愤怒、坚持的行为才能得到新闻镜头的垂青,也惟有如此,才能成为“一件能被证明曾经发生的事。”

    皇后码头的本土运动曾运动经轰轰烈烈,甚至令带领上诉的“朱凯迪”成为运动代名词(比较有意思的是,有评论人士调侃道:话不定,有人会出来指责朱凯迪搞垮了本港的楼市……这可是大罪)。

    如果从新闻报道给予这位人物的特写镜头的帧数来看,也足以说明他的代表意义。

    保护香港为数不多的文化遗迹,是以文化发展为出发点的好事;

    在具有强烈指向性的同时,又冒犯了本土运动的太多基本的规则。

    比如,前两日,皇后码头运动最后的声音是通过往工地投掷一些写满愿望的纸飞机。

    镜头显示,花花绿绿的纸飞机摇摇摆摆地飞入工地,对于环境污染、资源浪费、增加白色垃圾等等几方面来说,的确是毫无意义的做法。也怨不得,本土运动撤离皇后码头之后,大把人对着满地狼藉叹息。

    进行本土运动,必然付出代价,尤以绝食一周的人为甚。但,与其它环保运动的冲突又的确是很难协调。如果以后的社会需要更多这样的运动去警醒高速旋转的经济机器,那民间运动组织之间的合作岂不是更重要?

    若不然,就会有好笑的事情发生:刚刚杨千桦甘当“送外卖的”,提倡大家多“堂食”,少“外卖”,以节省资源;另一厢,本土运动在皇后码头大扔漂亮的纸张……